热点 文章
同类文章
  • 朝鲜佛教
  • 西藏后弘期佛教
  • 西藏前弘期佛教
  • 藏传佛教形成的经过
  • 藏传佛教简史
  • 宗喀巴改革藏传佛教和黄教的兴起
  • 松赞干布的改革与前佛法时代的西藏
  • 松赞干布的改革与前佛法时代的西藏(2)
  • 灵空山禅踪秘语(1)
  • 灵空山禅踪秘语(2)
  • 五百罗汉──从沙田万佛寺说起(1)
  • 五百罗汉──从沙田万佛寺说起(2)
  •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 藏传佛教历史的两个时期(1)
  • 藏传佛教历史的两个时期(2)


  • 藏传佛教历史的两个时期(1)
    发布时间: 2015/9/21 0:50:19 被阅览数: 2102 次 来源: 中国经济网
    文字 〖 〗 

     藏传佛教的历史一般可分两期:前弘期和后弘期。前弘期佛教就是西藏佛教发展的前一个阶段。始于松赞干布时代,终于墀惹巴仅末年。大约641年至841年,前后约二百年。 

        一、前弘期佛教发展的情形,可以分为三个主要时期:

        1、松赞干布时期(初兴佛教)

        根据历史事实;佛教传入西藏,并被藏族所接受,是在松赞干布时代。公元七世纪时的松赞干布时代,正当中国的唐朝,是中国的大乘佛教发展的鼎盛时期。如果将西藏佛教与日本佛教相比较,就可以察知日本佛教的形成几乎全是以汉传佛教为基础。而在西藏佛教中,汉传佛教的比重则远远不如印度佛教那样大。

        松赞干布初娶尼泊尔公主,携来不动佛像、弥勒菩萨像、度母像等(不动佛像现供在惹摩伽寺,弥勒像等现供在大昭寺)。后娶唐朝文成公主,又携来释迦佛像(相传为佛在世时所铸造,现供在大昭寺正殿中)。

        松赞干布又使尼泊尔塑像匠人,按照松赞自己的身量,塑一尊观音像(现供在大招寺北厢殿中)。

        总之,在这一段时期,藏地才开始有佛教,建筑寺庙,创造文字,翻译经典;同时也制定了法律,教育民众,使西藏民族逐渐强盛文明起来。在西藏佛教的形成过程中,与汉传佛教相比,印度佛教所起的作用则遥遥领先。八世纪中叶,藏王赤松德赞时,印度僧人莲花戒与唐朝大乘和尚(又名摩诃衍),进行了法论,这次法论以印度方面的莲花戒大获全胜而告终。由于这次法论,以大乘和尚为代表的当时的汉传佛教势力几乎在西藏完全消失,莲花戒等人的印度佛教却在西藏获得了优势,莲花戒或莲花生等人为代表的印度佛教所处的时代是八世纪后半叶,在印度佛教史上,属于秘密佛教。特别是他们两人都有很深的密教造诣。由于这次法论,汉地僧人基本上被赶出西藏,于是,如前所述,印度佛教史上杰出的密教续部学僧在西藏大力宣扬其教义。进而形成了西藏的密教,确立了西藏佛教的密教特点。 

        2、墀松得赞时期(建树佛教)——莲花生入藏

        松赞干布后,佛教事业,一度废弛。有人借口过去几代藏王的短寿,和国家的兵连祸结,将这些事情都归罪于佛法。驱逐修行佛法的信众,各地来的僧人也都遣回原籍。

        至墀松得赞渐长,知道祖先弘扬佛教、深为信乐,又有大臣萨曩往印度朝礼大菩提寺、那兰陀寺圣迹,在尼泊尔遇见静命(也有译为寂护的)论师。他请静命论师到藏弘法,静命论师到藏后,为藏王等讲说十善业、十八界、十二因缘等法门。当时雷击玛波日,洪漂庞塘宫,瘟疫流行。不信佛教的人,就说是弘扬佛教之过,请藏王停止弘法,民间喧扰不安。藏王请问静命论师,静命说须请莲花生大师来才能止息灾害,自己也就暂回尼泊尔。藏王又派萨曩等去迎请莲花生大师。莲花生大师到藏后,适灾害止息,才又接静命论师回藏。莲花生向藏王以及几个藏族僧人讲授密教的秘义,并以前面提到的《空行母火焰炽盛咒》等密教续部的经典为讲义,还翻译各种密教典籍,竭尽全力在西藏传播密教。此时显密经论戒律,大体上都具备了。总之,墀松得赞时,才开始有西藏人出家受戒,建立僧伽制度,广译经论,讲学修行。佛教的真正规模,此时才算完备。

        莲花生作为密教中屈指可数的学者,巧妙地想出了与西藏原有的宗教——本教的思想相融和的教义。在来自于本教乃至本教徒的吐蕃反佛教势力的阻碍下,他在西藏传播佛教的同时,确实也十分细心地顾及到了本教。

        莲花生活跃于八世纪中叶,印度佛教在四世纪到五世纪末的笈多王朝时代是其鼎盛时期。可是,到了玄奘从中国到天竺(印度)时,即从七世纪前半期开始,已经踏上了衰微的道路,这时习因明的法称、中观派的月称、狮子贤,入藏的僧人寂护、莲花戒等著名论师辈出。可是,所谓大乘佛教的势力却遭到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攻击,势力进一步衰落。这时,就佛教的教义内容来说,出现了称为金刚乘的新教派,即所谓的密教。特别是大乘佛教中的龙树系统的中观派和继承了弥勒传统的瑜伽派,它们的思想本来是互补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却形成了互相对立的学派,到了大乘佛教末期,瑜伽派的势力迅速衰落,而中观派由于逐渐密教化,尚能维持一定的势力。莲花生正是属于已经走上衰微之路的瑜伽派,这也许就是他远离印度本土,立志到吐蕃扩展瑜伽密教势力的一个理由吧。

        另一方面,迎接莲花生入藏前,吐蕃国内赤松德赞即位时才十三岁,并没有掌握行政实权,而辅佐他的大臣们却大权在握,大肆破坏松赞干布以来在西藏建立的各种各样的佛教堂宇,驱逐从印度、中国、尼泊尔等地入藏的僧人,对佛教进行了种种压制。赤松德赞成年以后,采取了尊重佛教的立场。从中国、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等地迎请通晓佛教的学问僧,谴特使到摩揭陀国请来了那烂陀寺有名的学问僧莲花生。赤松德赞这些使佛教兴旺的活动,显然不是他一个人的意志就可以进行的,其背景是亲佛派的高级官员与排佛派的高级官员以佛教和本教为轴心而展开的权力之争,亲佛派势力以他们各自的权力为后盾,依靠赤松德赞进行了复兴佛教的运动。不巧在西藏出现了雷电、冰雹等不吉利的灾难,于是,这些灾难就成了延请莲花生入藏的直接理由。

        在斗争中,宗教的优劣则是以各自所具有的咒术力量的强弱来决定的。为了与咒术性的本教相抗衡,佛教也不得不用自己所具有的咒术性的部份与之对抗。因此,作为佛教咒术的斗士,莲花生因寂护的推荐被请入西藏以后,就加入了佛、本之争的行列。

     


    上两条同类文章:
  •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 五百罗汉──从沙田万佛寺说起(2)

  • |关于我们| 国学培训机构|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copyright©2006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6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