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文章
同类文章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天竺三藏鸠摩罗什译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元魏天竺三藏菩提流支译
  • 《金剛般若波罗蜜经》陳天竺三藏真谛譯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元魏天竺三藏菩提流支译
  •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隋大业年中三藏笈多译
  •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五百七十七 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論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 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
  • 金刚般若论 无着菩萨 造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 亦名金刚能断般若 无着菩萨造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 天亲菩萨造 元魏天竺三藏菩提流支译
  • 金刚仙论卷第一
  • 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释 无着菩萨造颂 世亲菩萨释


  •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口訣
    发布时间: 2007/4/17 9:48:46 被阅览数: 1029 次 来源: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文字 〖 〗 

    姚秦三藏法師 鳩摩羅什 奉詔  譯
    唐 六祖大師 惠能  口訣
    宋 天台 羅適  校刊
    河北 史鳳儒  重輯

      夫金剛經者,無相為宗,無住為體,妙有為用。自從達摩西來,為傳此經之意,令人悟理見性。祇為世人不見自性,是以立見性之法,世人若了見真如本體,即不假立法。此經讀誦者無數,稱讚者無邊,造疏及註解者,凡八百餘家。所說道理,各隨所見,見雖不同,法即無二。宿植上根者,一聞便了;若無宿慧者,讀誦雖多,不悟佛意。是故解釋聖義,斷除學者疑心。若於此經,得旨無疑,不假解說。從上如來所說善法,為除凡夫不善之心。經是聖人語,教人聞之,超凡悟聖,永息迷心。此一卷經,眾生性中本有,不自見者,但讀誦文字。若悟本心,始知此經不在文字。若能明了自性,方信一切諸佛,從此經出。今恐世人身外覓佛,向外求經,不發內心,不持內經,故造此訣,令諸學者,持內心經,了然自見清淨佛心,過於數量,不可思議。後之學者,讀經有疑,見此解義,疑心釋然,更不用訣。所冀學者,同見鲿中金性,以智慧火鎔鍊,鲿去金存。我釋迦本師,說金剛經,在舍衛國,因須菩提起問,佛大悲為說,須菩提聞法得悟,請佛與法安名,令後人依而受持,故經云: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如來所說金剛般若波羅蜜,喻法為名,其意謂何?以金剛世界之寶,其性猛利,能壞諸物。金雖至堅,羖羊角能壞;金剛喻佛性,羖羊角喻煩惱。金雖堅剛,羖羊角能碎;佛性雖堅,煩惱能亂;煩惱雖堅,般若智能破;羖羊角雖堅,鑌鐵能壞。悟此理者,了然見性。涅槃經云:見佛性不名眾生,不見佛性是名眾生。如來所說金剛喻者,祇為世人性無堅固,口雖誦經,光明不生,外誦內行,光明齊等,內無堅固,定慧即亡,口誦心行,定慧均等,是名究竟。金在山中,山不知是寶,寶亦不知是山,何以故?為無性故。人則有性,取其寶用,得遇金師,鏨鑿山破,取鲿烹鍊,遂成精金,隨意使用,得免貧苦,四大身中,佛性亦爾。身喻世界,人我喻山,煩惱喻鲿,佛性喻金,智慧喻工匠,精進勇猛喻鏨鑿。身世界中有人我山,人我山中有煩惱鲿,煩惱鲿中有佛性寶,佛性寶中有智慧工匠,用智慧工匠,鑿破人我山,見煩惱鲿,以覺悟火烹鍊,見自金剛佛性,了然明淨,是故以金剛為喻,因為之名也。空解不行,有名無體,解義修行,名體俱備。不修即凡夫,修即同聖智,故名金剛也。何名般若,般若是梵語,唐言智慧。智者不起愚心,慧者有其方便;智是慧體,慧是智用。體若有慧,用智不愚,體若無慧,用愚無智。祇為愚癡未悟,故修智慧以除之也。何名波羅蜜,唐言到彼岸。到彼岸者,離生滅義。祇緣世人性無堅固,於一切法上有生滅相,流浪諸趣,未到真如之地,並是此岸;要具大智慧,於一切法圓滿,離生滅相,即是到彼岸。亦云心迷則此岸,心悟則彼岸;心邪則此岸,心正則彼岸。口說心行,即自法身有波羅蜜;口說心不行,即無波羅蜜。何名為經?經者,徑也,是成佛之道路也。凡人欲臻斯路,當內修般若行,以至究竟。如或但能誦說,心不依行,自心則無經;實見實行,自心則有經。故此經如來號為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如是我聞。】

      如者指義,是者定詞,阿難自稱如是之法,我從佛聞,明不自說也。故言如是我聞。又我者性也,性即我也,內外動作,皆由於性,一切盡聞,故稱我聞也。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言一時者,師資會遇齊集之時也。佛者是說法之主。在者欲明處所。舍衛國者波斯匿王所在之國。祇者太子名也。樹是祇陀太子所施,故言祇樹也。給孤獨者,須達長者之異名。園者本屬須達,故言給孤獨園。佛者梵語,唐言覺也。覺義有二:一者外覺,觀諸法空;二者內覺,知心空寂,不被六塵所染。外不見人過,內不被邪迷所惑,故名覺。覺即是佛也。

    【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言與者,佛與比丘同住金剛般若無相道場,故言與也。大比丘者,是大阿羅漢故。比丘者梵語,唐言能破六賊,故名比丘。眾,多也。千二百五十人者,其數也。俱者,同處平等法會。

    【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皱,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

      爾時者,當此之時,是今辰時,齋時欲至也。著衣持皱者,為顯教示跡故也。入者為自城外而入也。舍衛大城者,名舍衛國豐德城也,即波斯匿王所居之城,故言舍衛大城也。言乞食者,表如來能下心於一切眾生也。

    【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皱,洗足已,敷座而坐。】

      次第者不擇貧富,平等以化也。乞已者,如多乞不過七家,七家數滿,更不至餘家也。還至本處者,佛意制諸比丘,除請召外,不得輒向白衣舍,故云爾。洗足者,如來示現,順同凡夫,故言洗足。又大乘法,不獨以洗手足為淨,蓋淨洗手足,不若淨心,一念心淨,則罪垢悉除矣。如來欲說法時,常儀敷旃檀座,故言敷座而坐也。

    【時長老須菩提,】

      何名長老,德尊年高,故名長老。須菩提是梵語,唐言解空也。

    【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

      隨眾生所坐,故云即從座起。弟子請益,行五種儀:一者從座而起;二者端整衣服;三者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四者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五者一心恭敬,以申問辭。

    【「希有世尊!】

      希有略說三義:第一希有,能捨金輪王位。第二希有,身長丈六,紫磨金容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三界無比。第三希有,性能含吐八萬四千法,三身俱圓備。以具上三義,故云希有也。世尊者,智慧超過三界,無有能及者,德高更無有上,一切咸恭敬,故曰世尊。

    【「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

      如來者,自真如來之本性也。護念者,以般若波羅蜜法,護念諸菩薩。付囑者如來以般若波羅蜜法,付囑須菩提諸大菩薩。言善護念者,令諸學人,以般若智,護念自身心,不令妄起憎愛,染外六塵,墮生死苦海,於自心中,念念常正,不令邪起。自性如來,自善護念。言善付囑者,前念清淨,付囑後念,後念清淨,無有間斷,究竟解脫。如來委曲誨示眾生,及在會之眾,當常行此,故云善付囑也。菩薩者梵語,唐言道心眾生,亦云覺有情。道心者,常行恭敬,乃至蠢動含靈,普敬愛之,無輕慢心,故名菩薩。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

      善男子者平坦心也,亦是正定心也,能成就一切功德,所往無礙也。善女人者,是正慧心也,由正慧心,能出生一切有為無為功德也。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須菩提問一切發菩提心人,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須菩提見一切眾生躁擾不停,猶如隙塵,搖動之心,起如飄風,念念相續,無有間歇,問欲修行,如何降伏。

    【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

      是佛讚歎須菩提,善得我心,善得我意也。

    【「汝今諦聽:當為汝說,】

      佛欲說法,常先戒敕,令諸聽者,一心靜默,吾當為說。

    【「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阿之言無,耨多羅之言上,三之言正,藐之言椟,菩提之言知。無者,無諸垢染。上者,三界無能比。正者,正見也。椟者,一切智也。智者,知一切有情皆有佛性,但能修行,盡得成佛。三者,即是無上清淨般若波羅蜜也。是以一切善男子善女人,若欲修行,應知無上菩提道,應知無上清淨般若波羅蜜多法,以此降伏其心也。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唯然者應諾之辭。願樂者願佛廣說,令中下根機,盡得開悟。樂者,樂聞深法。欲聞者,渴仰慈誨也。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

      前念清淨,後念清淨,名為菩薩。念念不退,雖在塵勞,心常清淨,名摩訶薩。又慈悲喜捨,種種方便,化度眾生,名為菩薩。能化所化心無取著,是名摩訶薩。恭敬一切眾生,即是降伏自心處。真者不變,如者不異,遇諸境界,心無變異,名曰真如,亦云外不假曰真,內不虛曰如。念念無差,即是降伏其心也。不虛一本作不亂。

    【「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

      卵生者迷性也。胎生者習性也。濕生者隨邪性也。化生者見趣性也。迷故造諸業,習故常流轉,隨邪心不定,見趣多淪墜。起心修心,妄見是非,內不契無相之理,名為有色。內心守直,不行恭敬供養,但言直心是佛,不修福慧,名為無色。不了中道,眼見耳聞,心想思惟,愛著法相,口說佛行,心不依行,名為有想。迷人坐禪,一向除妄,不學慈悲喜捨智慧方便,猶如木石,無有作用,名為無想。不著二法想,故名若非有想。求理心在,故名若非無想。煩惱萬差,皆是垢心,身形無數,總名眾生,如來大悲普化,皆令得入無餘涅槃云。多淪墜一作墮阿鼻也。

    【「而滅度之。】

      如來指示三界九地眾生,各有涅槃妙心,令自悟入無餘。無餘者,無習氣煩惱也。涅槃者,圓滿清淨義,滅盡一切習氣,令永不生,方契此也。度者渡生死大海也,佛心平等,普願與一切眾生,同入圓滿清淨無餘涅槃,同渡生死大海,同諸佛所證也。有人雖悟雖修,作有所得心者,卻生我相,名為法我。除盡法我,方名滅度也。

    【「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如是者,指前法也,滅度者大解脫也。大解脫者,煩惱及習氣,一切諸業障滅盡更無有餘,是名大解脫。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元各自有一切煩惱貪嗔惡業,若不斷除,終不得解脫,故言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一切迷人,悟得自性,始知佛不見自相,不有自智,何曾度眾生?祇為凡夫不見自本心,不識佛意,執著諸法相,不達無為之理,我人不除,是名眾生。若離此病,實無眾生得滅度者,故言妄心無處現菩提,生死涅槃本平等,何滅度之有。

    【「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眾生佛性無有異,緣有四相,不入無餘涅槃。有四相即是眾生,無四相即是佛;迷即佛是眾生,悟即眾生是佛。迷人恃有財寶學問族姓,輕慢一切人,名我相。雖行仁義禮智信,而意高自負,不行普敬,言我解行仁義禮智信,不合敬爾,名人相。好事歸己,惡事施於人,名眾生相。對境取捨分別,名壽者相。是謂凡夫四相。修行人亦有四相,心有能所,輕慢眾生,名我相。恃持戒,輕破戒者,名人相。厭三塗苦,願生諸天,是眾生相。心愛長年,而勤修福業,諸執不忘,是壽者相。有四相即是眾生,無四相即是佛也。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

      凡夫布施,祇求身相端嚴,五欲快樂,故報盡卻墮三塗。世尊大慈,教行無相布施者,不求身相端嚴,五欲快樂,但令內破慳心,外利益一切眾生,如是相應,為不住色布施。

    【「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

      應如是無相心布施者,為無能施之心,不見有施之物,不分別受施之人,是名不住相布施也。

    【「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菩薩行施,無所希求,其所獲福德,如十方虛空,不可較量。言復次者,連前起後之辭。一說布者普也,施者散也,能普散盡心中妄念習氣煩惱,四相泯絕,無所蘊積,是真布施。又說布施者,由不住六塵境界,又不有漏分別,惟當返歸清淨,了萬法空寂,若不了此意,惟增諸業,故須內除貪愛,外行布施,內外相應,獲福無量。見人作惡,不見其過,自性不生分別,是名離相。依教修行,心無能所,即是善法。修行人心有能所,不名善法,能所心不滅,終未得解脫。念念常行般若智,其福無量無邊,依如是修行,感得一切人天恭敬供養,是名為福德,常行不住相布施,普敬一切蒼生,其功德無有邊際,不可稱計。

    【「須菩提!於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

      緣不住相布施,所得功德,不可稱量。佛以東方虛空為譬喻,故問須菩提: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者,須菩提言:東方虛空不可思量也。

    【「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

      佛言虛空無有邊際,不可度量,菩薩無住相布施,所得功德亦如虛空,不可度量,無邊際也。世界中大者莫過虛空,一切性中大者莫過佛性。何以故?凡有形相者,不得名為大,虛空無形相,故得名為大。一切諸性,皆有限量,不得名為大,佛性無有限量,故名為大。此虛空中無東西南北,若見東西南北,亦是住相,不得解脫。佛性本無我人眾生壽者,若有此四相可見,即是眾生性,不名佛性,亦所謂住相布施也。雖於妄心中說有東西南北,在理則何有,所謂東西不真,南北曷異,自性本來空寂混融,無所分別,故如來深讚不生分別也。

    【「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應者唯也,但唯如上所說之教,住無相布施,即是菩薩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身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

      色身即有相,法身即無相。色身者,四大和合,父母所生,肉眼所見。法身者,無有形段,非有青黃赤白,無一切相貌,非肉眼能見,慧眼乃能見之。凡夫但見色身如來,不見法身如來。法身身等虛空,是故佛問須菩提,可以身相見如來不,須菩提知凡夫但見色身如來,不見法身如來,故言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

    【「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

      色身是相,法身是性,一切善惡,盡由色身,不由法身,色若作惡,法身不生善處,色身作善,法身不墮惡處。凡夫唯見色身,不見法身,不能行無住相布施,不能於一切處行平等行,不能普敬一切眾生。見法身者,即能行無住相布施,即能普敬一切眾生,即能修般若波羅蜜行。方信一切眾生,同一真性,本來清淨,無有垢穢,具足恆沙妙用。

    【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如來欲顯法身,說一切諸相皆虛妄,若見一切諸相虛妄不實,即見如來無相之理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

      須菩提問,此法甚深難信難解,末世凡夫智慧微劣,云何信入,佛答在次下。

    【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

      於我滅後,後五百歲,若復有人,能持大乘無相戒,不妄取諸相,不造生死業,一切時中,心常空寂,不被諸相所縛,即是無所住心,於如來深法,心能信入,此人所有言說,真實可信。何以故?此人不於一劫二劫三四五劫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億劫,種諸善根,是故如來說,我滅後,後五百歲,有能離相修行者,當知是人,不於一二三四五佛,種諸善根。何名種諸善根?略述次下:所謂於諸佛所,一心供養,隨順教法,於諸菩薩善知識師僧父母,耆年宿德尊長之前處,常行恭敬,承順教命,不違其意,是名種諸善根;於一切貧苦眾生,起慈悲心,不生輕厭,有所需求,隨力惠施,是名種諸善根;於一切惡類,自行和柔忍辱,歡喜逢迎,不逆其意,令彼發歡喜心,息剛戾心,是名種諸善根;於六道眾生,不加殺害,不欺不賤,不毀不辱,不騎不箠,不食其肉,常行饒益,是名種諸善根。信心者,信般若波羅蜜能除一切煩惱,信般若波羅蜜能成就一切出世功德,信般若波羅蜜能出生一切諸佛,信自身中佛性本來清淨,無有染污,與諸佛佛性平等無二,信六道眾生本來無相,信一切眾生盡能成佛,是名清淨信心也。

    【「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

      若有人於如來滅後,發般若波羅蜜心,行般若波羅蜜行,修習悟解,得佛深意者,諸佛無不知之。若有人聞上乘法,一心受持,即能行般若波羅蜜無相無著之行,了無我人眾生壽者四相。無我者,無色受想行識也。無人者,了四大不實,終歸地水火風也。無眾生者,無生滅心也。無壽者,我身本無,寧有壽者。四相既亡,即法眼明澈,不著有無,遠離二邊,自心如來,自悟自覺,永離塵勞妄念,自然得福無邊。無法相者,離名絕相,不拘文字也。亦無非法相者,不得言無般若波羅蜜法,若言無般若波羅蜜法,即是謗法。

    【「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

      取此三相,並著邪見,盡是迷人,不悟經意。故修行人不得愛著如來三十二相,不得言我解般若波羅蜜法,亦不得言不得般若波羅蜜行,而得成佛。

    【「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法者,是般若波羅蜜法。非法者,生天等法。般若波羅蜜法,能令一切眾生過生死大海,既得過已,尚不應住,何況生天等法,而得樂著。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

      阿耨多羅,非從外得,但心無能所即是也。祗緣對病設藥,隨機宜為說,何有定法乎?如來說無上正法,心本無得,亦不言不得,但為眾生所見不同,如來應彼根性,種種方便,開誘化導,俾其離諸執著,指示一切眾生,妄心生滅不停,逐境界動,於前念瞥起,後念應覺,覺既不住,見亦不存。若爾,豈有定法為如來可說也。阿者,心無妄念。耨多羅者,心無驕慢。三者,心常在正定。藐者,心常在正慧。三菩提者,心常空寂。一念凡心頓除,即見佛性。

    【「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

      恐人執著如來所說文字章句,不悟無相之理,妄生知解,故言不可取。如來為化種種眾生,應機隨量,所有言說,亦何有定乎?學人不解如來深意,但誦如來所說教法,不了本心,終不成佛,故言不可說。口誦心不行即非法,口誦心行,了無所得,即非非法。

    【「所以者何?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三乘根性,所解不同,見有深淺,故言差別。佛說無為法者,即是無住,無住即是無相,無相即無起,無起即無滅,蕩然空寂,照用齊皎,鑒覺無礙,乃真是解脫佛性。佛即是覺,覺即是觀照,觀照即是智慧,智慧即是般若波羅蜜多。又本云聖賢說法,具一切智,萬法在性,隨問差別,令人心開,各自見性。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

      三千大千世界七寶持用布施,福德雖多,於性上一無利益,依摩訶般若波羅蜜多修行,令自性不墮諸有,是名福德性,心有能所,即非福德性,能所心滅,是名福德性。心依佛教,行同佛行,是名福德性,不依佛教,不能踐履佛行,即非福德性。

    【「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

      十二部教,大意盡在四句中,何以知其然?以諸經中讚歎,四句偈即是摩訶般若波羅蜜多。以摩訶般若為諸佛母,三世諸佛,皆依此經修行,方得成佛。般若心經云: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從師所學曰受,解義修行曰持,自解自行是自利,為人演說是利他,功德廣大,無有邊際。

    【「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

      此經者,非指此一卷之文也,要顯佛性,從體起用,妙利無窮。般若者,即智也。慧以方便為功,智以決斷為用,即一切時中覺照心,是一切諸佛及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覺照生,故云此經出也。

    【「須菩提!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所說一切文字章句,如標如指。標指者,影響之義。依標取物,依指觀月,月不是指,指不是物,但依經取法,經不是法,經文則肉眼可見,法則慧眼能見。若無慧眼者,但見其文,不見其法。若不見法,即不解佛意。不解佛義,則誦經不成佛道。

    【「須菩提!於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須陀洹者梵語,唐言逆流。逆生死流,不染六塵,一向修無漏業,得麤重煩惱不生,決定不受地獄畜生修羅異類之身,名須陀洹果。若了無相法,即無得果之心,微有得果之心,即不名須陀洹,故言不也。

    【「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

      流者,聖流也,須陀洹人也,離麤重煩惱,故得入聖流,而無所入,無得果之心也。須陀洹者,乃修行初果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

      斯陀含者梵語,唐言一往來。捨三界結縛,三界結盡,故名斯陀含。斯陀含名一往來,往來從天上卻到人間生,從人間卻生天上竟,遂出生死,三界業盡,名斯陀含果。大乘斯陀含者,目觀諸境,心有一生滅,無第二生滅,故名一往來。前念起妄,後念即止;前念有著,後念即離,故實無往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故名阿那含。」】

      阿那含梵語,唐言不還,亦名出欲。出欲者外不見可欲之境,內無欲心可行,定不向欲界受生,故名不來,而實無不來,亦名不還,以欲習永盡,決定不來受生,是故名阿那含。

    【「須菩提!於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諸漏已盡,無復煩惱,名阿羅漢。阿羅漢者,煩惱永盡,與物無諍。若作得果之心,即是有諍。

    【「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

      阿羅漢梵語,唐言無諍。無煩惱可斷,無貪瞋可離,性無違順,心境俱空,內外常寂。若有得果之心,即同凡夫,故言不也。

    【「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

      何名無諍三昧?謂阿羅漢心無生滅去來,惟有本覺常照,故名無諍三昧。三昧梵語,此云正受,亦云正見。遠離九十六種邪見,是名正見。然空中亦有明暗諍,性中有邪正諍,念念常正,無一念邪心,即是無諍三昧。修此三昧,人中最為第一。若有一念得果心,即不名無諍三昧。

    【「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即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阿蘭那梵語,唐言無諍行。無諍即是清淨行。清淨行者,為除去有所得心也。若存有所得心,即是有諍,有諍即非清淨道,常得無所得心,即是無諍行也。

    【佛告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昔在然燈佛所,於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來在然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

      佛恐須菩提有得法之心,為遣此疑,故問之。須菩提知法無所得,而白佛言:不也。然燈佛是釋迦授記之師,故問須菩提,我於師處有法可得不?須菩提即謂法因師開示,而實無所得,但悟自性本來清淨,本無塵勞,寂然常然,即自成佛,當知世尊在然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如來法者,譬如日光明照,無有邊際,而不可取。

    【「須菩提!於意云何?菩薩莊嚴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清淨佛土,無相無形,何物而能莊嚴耶?唯以定慧之寶,假名莊嚴。事理莊嚴有三:第一莊嚴世間佛土,造寺寫經布施供養是也。第二莊嚴見佛土,見一切人,普行恭敬是也。第三莊嚴心即佛土,心淨佛土淨,念念常行佛心是也。

    【「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此修行人不應談他是非,自言我能我解,心輕未學,此非清淨心也。自性常生智慧,行平等慈悲心,恭敬一切眾生,是修行人清淨心也。若不自淨其心,愛著清淨處,心有所住,即是著法相。見色著色,住色生心,即是迷人。見色離色,不住色生心,即是悟人。住色生心,如雲蔽天;不住色生心,如空無雲,日月長照。住色生心,即是妄念;不住色生心,即是真智。妄念生則暗,真智照則明,明即煩惱不生,暗則六塵競起。

    【「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於意云何?是身為大不?」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色身雖大,內心量小,不名大身。內心量大,等虛空界,方名大身。色身縱如須彌山王,不為大也。

    【「須菩提!如恆河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恆河,於意云何?是諸恆河沙,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諸恆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所恆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

      布施七寶,得三界中富貴報;講說大乘經典,令諸聞者生大智慧,成無上道。當知受持福德,勝前七寶福德。

    【「復次,須菩提!隨說是經,乃至四句偈等,當知此處,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應供養,如佛塔廟。】

      所在之處,如有人即說是經,若念念常行無念,心無所得心,不作能所心說,若能遠離諸心,常依無所得心,即此身中有如來全身舍利,故言如佛塔廟。以無所得心說此經者,感得天龍八部,悉來聽受。心若不清淨,但為名聲利益而說是經者,死墮三塗,有何利益?心若清淨為說是經,令諸聽者除迷妄心,悟得本來佛性,常行真實,感得天人阿修羅等,皆來供養持經人也。

    【「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須菩提!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若尊重弟子。」】

      自心誦得此經,自心解得經義,自心體得無著無相之理,所在之處,常修佛行,念念心無有間歇,即自心是佛,故言所在之處,則為有佛。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

      佛說般若波羅蜜,令諸學人用智慧除卻愚心生滅,生滅除盡,即到彼岸,若心有所得,不到彼岸。心無一法可得,即是彼岸,口說心行,乃是到彼岸。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佛問須菩提,如來說法,心有所得不?須菩提知如來說法,心無所得,故言無所說也。如來意者,欲令世人離有所得之心,故說般若波羅蜜法,令一切人聞之,皆發菩提心,悟無生理,成無上道。

    【「須菩提!於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須菩提!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如來說眾生性中妄念,如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微塵,一切眾生,被妄念微塵起滅不停,遮蔽佛性,不得解脫。若能念念真正修般若波羅蜜無著無相之行,了妄念塵勞,即清淨法性。妄念既無,即非微塵,是名微塵。了真即妄,了妄即真,真妄俱泯,無別有法,故云是名微塵。性中無塵勞,即是佛世界;心中有塵勞,即是眾生世界。了諸妄念空寂,故云非世界,證得如來法身,普見塵剎,應用無方,是名世界。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說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三十二相者,是三十二清淨行。三十二清淨行者,於五根中修六波羅蜜,於意根中修無相無為,是名三十二清淨行。常修此三十二清淨行,即得成佛;若不修三十二相清淨行,終不成佛。但愛著如來三十二相,自不修三十二相行,終不得見如來。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恆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復有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甚多。」】

      世間重者莫過於身命,菩薩為法,於無量劫中捨施身命與一切眾生,其福雖多,亦不如受持此經四句之福。多劫捨身,不了空義,妄心不除,元是眾生;一念持經,我人頓盡,妄想既除,言下成佛。故知多劫捨身,不如持經四句之福。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自性不癡名慧眼,聞法自悟名法眼,須菩提是阿羅漢,於五百弟子中,解空第一,已曾勤奉多佛,豈得不聞如是深法?豈於釋迦牟尼佛所始言聞之?然或是須菩提於往昔所得,乃聲聞慧眼,至今方悟佛意,故始得聞如是深經,悲昔未悟,故涕淚悲泣。聞經諦念,謂之清淨,從清淨體中,流出般若波羅蜜多深法,當知決定成就諸佛功德也。

    【「世尊!是實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

      雖行清淨行,若見垢淨二相,當情並是垢也,即非清淨心也。但心有所得,即非實相。

    【「世尊!我今得聞如是經典,信解受持,不足為難。若當來世,後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人即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

      須菩提深悟佛意,蓋自見業盡垢除,慧眼明徹,信解受持,即無難也。世尊在世說法之時,亦有無量眾生,不能信解受持,何必獨言後五百歲。蓋佛在之日,雖有中下根不信及懷疑者,即往問佛,佛即隨宜為說,無不契悟。佛滅後,後五百歲,漸至末法,去聖遙遠,但存言教,人若有疑,無處咨決,愚迷抱執,不悟無生,著相馳求,輪迴諸有,於此時中,得聞深經,清心敬信,悟無生理者,甚為希有,故言第一希有。於如來滅後,後五百歲,若復有人,能於般若波羅蜜甚深經典,信解受持者,即知此人無我人眾生壽者之相,無此四相,是名實相,即是佛心,故曰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

      佛印可須菩提所解,善契我心,故重言如是也。

    【「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

      聲聞久著法相,執有為解,不了諸法本空,一切文字,皆是假立,忽聞深經,諸相不生,言下即佛,所以驚怖。唯是上根菩薩,得聞此理,歡喜受持,心無恐怖退轉,如此之流,甚為希有。

    【「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

      口說心不行即非,口說心行即是;心有能所即非,心無能所即是也。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

      見有辱境當情,即非;不見辱境當情,即是。見有身相,當彼所害,即非;不見有身相,當彼所害,即是。

    【「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如來因中在初地時,為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截身體,無一念痛惱之心,若有痛惱之心,即生嗔恨。歌利王是梵語,此云無道極惡君也。一說如來因中,曾為國王,常行十善,利益蒼生,國人歌讚此王,故云歌利王,求無上菩提,修忍辱行。爾時天帝釋化作旃檀羅,乞王身肉,即割施,殊無瞋惱。今並存二說,於理俱通。

    【「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如來因中於五百世修忍辱波羅蜜,以得四相不生。如來自述往因者,欲令一切修行人,成就忍辱波羅蜜行。行忍辱波羅蜜行者,不見一切人過惡,冤親平等,無是無非,被他打罵殘害,歡喜受之,倍加恭敬,行如是行者,即能成就忍辱波羅蜜也。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

      不應住色生心者,是都標也。聲香等別,列其名也。於此六塵起憎愛心,由此妄心,積集無量業結,覆蓋佛性,雖種種勤苦修行,不除心垢,無解脫之理。推其根本,都由色上住心。如能念念常行般若波羅蜜,推諸法空,不生執著,念念常自精進,一心守護,無令放逸。淨名經云:上求一切智,無非時求。大般若經云:菩薩摩訶薩晝夜精勤,常住般若波羅蜜多,相應作意,無時暫捨。

    【「若心有住,則為非住。】

      若心住涅槃,非是菩薩住處,不住涅槃,不住諸法,一切處不住,方是菩薩住處。上文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是也。

    【「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應如是布施。】

      菩薩不為求望自身快樂,而行布施,但為內破慳心,外利益一切眾生,而行布施也。

    【「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則非眾生。】

      如者不生,來者不滅,不生者我人等相不生,不滅者覺照不滅。下文云: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如來說我人等相,畢竟可破壞,非真實體也。一切眾生,盡是假名,若離妄心,即無眾生可得,故言即非眾生。

    【「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

      真語者,說一切有情無情皆有佛性;實語者,說眾生造惡業定受苦報;如語者,說眾生修善法,定有樂報;不誑語者,說般若波羅蜜法,出生三世佛,決定不虛;不異語者,如來所說初善中善後善旨意微妙,一切天魔外道,無有能超勝及破壞佛語者也。

    【「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

      無實者以法體空寂,無相可得;然中有恆沙性德,用之不匱,故言無虛。欲言其實,無相可得;欲言其虛,用而無間,是故不得言無,不得言有。得無而不無,言譬不及者,其唯真智乎,若不離相修行,無由臻此。

    【「須菩提!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即無所見。】

      於一切法,心有住著,則不了三輪體空,如盲者處闇,無所曉了。華嚴經云:聲聞在如來會中聞法,如盲如聾,為住諸法相故也。

    【「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

      若菩薩常行般若波羅蜜多無著無相行,如人有目,處於皎日之中何所不見也。

    【「須菩提!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於此經,受持讀誦,則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當來之世者,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濁惡之世,邪法競起,正法難行,於此時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遇此經,從師稟受,讀誦在心,精進不忘,依義修行,悟入佛之知見,則能成就阿耨菩提,以是三世諸佛,無不知之。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恆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恆河沙等身布施;後日分亦以恆河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布施,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

      佛說末法之時,得聞此經,信心不逆,四相不生,即是佛之知見,此人功德,勝前多劫捨身功德,百千萬億不可譬喻。一念聞經,其福尚多,何況更能書寫受持為人解說,當知此人,決定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種種方便,為說如是甚深經典,俾離諸相,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得福德,無有邊際,蓋緣多劫捨身,不了諸法本空,心有能所,未離眾生之見,如能聞經悟道,我人頓盡,言下即佛,將捨身有漏之福,比持經無漏之慧,實不可及,故雖十方聚寶,三世捨身,不如持經四句偈。
      法云,心有能所四字,一本云,有能捨所捨心,有元來未離眾生之見,此解意又分明,故兩存之。

    【「須菩提!以要言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

      持經之人,心無我所,無我所故,是為佛心,佛心功德,無有邊際,故言不可稱量。

    【「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

      大乘者智慧廣大,善能建立一切法。最上乘者,不見垢法可厭,不見淨法可求,不見眾生可度,不見涅槃可證,不作度眾生心,不作不度眾生心,是名最上乘,亦名一切智,亦名無生忍,亦名大般若。

    【「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如是人等,即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若有人發心求佛無上道,聞此無相無為甚深之法,即當信解受持,為人解說,令其深悟,不生毀謗,得大忍力,大智慧力,大方便力,方能流通此經也。上根之人,聞此經典,得深悟佛意,持自心經,見性究竟,復起利他之行,能為人解說,令諸學者,自悟無相理,得見本性如來,成無上道,當知說法之人,所得功德,無有邊際,不可稱量。聞經解義,如教修行,復能廣為人說,令諸眾生,得悟修行無相無著之行,以能行此行,有大智慧光明,出離塵勞,雖離塵勞,不作離塵勞之念,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名荷擔如來,當知持經之人,自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功德。

    【「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於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

      何名樂小法者,為二乘聲聞人,樂小果不發大心,故即於如來深法,不能受持讀誦,為人解說。

    【「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若人口誦般若,心行般若,在在處處,常行無為無相之行,此人所在之處,如有佛塔,感得一切天人,各持供養,作禮恭敬,與佛無異。能受持經者,是人心中,自有世尊,故云如佛塔廟,當知所得福德,無量無邊。

    【「復次,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持經之人,如得一切天人恭敬供養,為前生有重業障故,今生雖得受持諸佛如來甚深經典,常被人輕賤,不得人恭敬供養,自以受持經典故,不起人我等相,不問冤親,常行恭敬,心無惱恨,蕩然無所計較,念念常行般若波羅蜜行,曾無退轉,以能如是修行故,得無量劫以至今生,所有極惡罪障,並能消滅。又約理而言,先世即是前念妄心,今世即是後念覺心,以後念覺心,輕賤前念妄心,妄不得住,故云先世罪業,即為消滅,妄念既滅,罪業不成,即得菩提也。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於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供養恆沙諸佛,施寶滿三千界,捨身如微塵數,種種福德不及持經一念悟無生理,息希望心,遠離眾生顛倒知見,即到波羅蜜彼岸,永出三塗,證無餘涅槃也。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狐疑不信。】

      佛言末法眾生,德薄垢重,嫉妒彌深,邪見熾盛,於此時中,如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圓成法相,了無所得,念念常行慈悲喜捨,謙下柔和,究竟成就無上菩提。或有人不知如來正法,常住不滅,聞說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人能成就無相心,行無相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則必心生驚怖,狐疑不信。

    【「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是經義者,即無著無相行也,云不可思議者,讚歎無著無相行,能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也。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

      須菩提問佛,如來滅後後五百歲,若有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依何法而住?如何降伏其心?佛言當發度脫一切眾生心,度脫一切眾生,盡得成佛已,不得見有一眾生是我滅度者,何以故?為除能所心,除有眾生心,亦除我見心也。

    【「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

      菩薩若見有眾生可度者,即是我相;有能度眾生心,即是人相;謂涅槃可求,即是眾生相;見有涅槃可證,即是壽者相。有此四相,即非菩薩也。

    【「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有法者,我人等四法是也。不除四法,終不得菩提。若言我發菩提心者,亦是人我等法,人我等法,是煩惱根本。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然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

      佛告須菩提:我於師處,不除四相,得授記不?須菩提深解無相之理,故言不也,善契佛意,故佛言:如是如是。言是,即印可之辭也。

    【「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佛與我授記,作是言:『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

      佛言實無我人眾生壽者,始得受菩提記,我若有發菩提心,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以實無所得,然燈佛始與我授記。此一段文,總成須菩提無我義。佛言諸法如義者,諸法即是色聲香味觸法,於此六塵中,善能分別,而本體湛然,不染不著,曾無變異,如空不動,圓通瑩澈歷劫常存,是名諸法如義。菩薩瓔珞經云:毀譽不動,是如來行。入佛境界經云:諸欲不染故,敬禮無所觀。

    【「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是中無實無虛。】

      佛言實無所得心,而得菩提,以所得心不生,是故得菩提,離此心外,更無菩提可得,故言無實也,所得心寂滅,一切智本有,萬行悉圓備,恆沙德性,用無乏少,故言無虛也。

    【「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能於諸法,心無取捨,亦無能所,熾然建立一切法,而心常空寂,故知一切法皆是佛法。恐迷者貪著,一切生為佛法,為遣此病,故言即非一切法。心無能所,寂而常照,定慧齊行,體用一致,是故名一切法。

    【「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則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如來說人身長大,則為非大身者,以顯一切眾生,法身不二,無有限量,是名大身;法身本無處所,故言則非大身。又以色身雖大,內無智慧,即非大身;色身雖小,內有智慧,得名大身。雖有智慧,不能依行,即非大身;依教修行,悟入諸佛無上知見,心無能所限量,是名大身也。

    【「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則不名菩薩。】

      菩薩若言由我說法,除得彼人煩惱,即是法我。若言我度得眾生,即有我所。雖度脫眾生,心有能所,我人不除,不得名為菩薩。熾然說種種方便,化度眾生,心無能所,即是菩薩也。

    【「何以故?須菩提!實無有法,名為菩薩。是故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何以故?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菩薩若言我能建立世界者,即非菩薩。雖然建立世界,心有能所,即非菩薩。熾然建立世界,能所心不生,是名菩薩。最勝妙定經云:假使有人造得白銀精舍滿三千大千世界,不如一念禪定心。心有能所,即非禪定。能所不生,是名禪定。禪定即是清淨心也。

    【「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於諸法相,無所滯礙,是名通達。不作解法心,是名無我法。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隨分行持,亦得名為菩薩,然未為真菩薩。解行圓滿,一切能所心盡,方得名真是菩薩。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一切人盡有五眼,為迷所覆,不能自見。故佛教除卻迷心,即五眼開明。念念修行般若波羅蜜法,初除迷心,名為第一肉眼。見一切眾生,皆有佛性,起憐愍心,是名第二天眼。痴心不生,名為第三慧眼。著法心除,名為第四法眼。細惑永盡,圓明椟照,名為第五佛眼。又云見色身中有法身,名為天眼。見一切眾生,各具般若性,名為慧眼。見性明徹,能所永除,一切佛法,本來自備,名為法眼。見般若波羅蜜,能生三世一切法,名為佛眼。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恆河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一恆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恆河,是諸恆河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甚多,世尊!」】

      恆河者,西國祇園精舍側近河,如來說法,指此河為喻,佛說此河中沙,一沙況一世界,以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佛舉此眾多國土者,欲明其中,所有眾生,一一眾生,皆有若許心數也。

    【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

      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一一眾生,皆有若干差別心數,心數雖多,總名妄心,識得妄心非心,是名為心。此心即真心,常心,佛心,般若波羅蜜心,清淨菩提涅槃心。

    【「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過去心不可得者,前念妄心,瞥然已過,追尋無有處所。現在心不可得者,真心無相,憑何得見?未來心不可得者,本無可得,習氣已盡,更不復生。了此三心皆不可得,是名為佛。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須菩提!若福德有實,如來不說得福德多,以福德無故,如來說得福德多。】

      七寶之福,不能成就佛果菩提,故言無也。以其無量數限,故名曰多。如能超過,即不說多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佛意恐眾生不見法身,但見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紫磨金耀,以為如來真身,為遣此迷,故問須菩提,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三十二相即非具足色身,內具三十二淨行,是名具足色身。淨行者,即六波羅蜜是也。於五根中修六波羅蜜,於意根中定慧雙修,是名具足色身。徒愛如來三十二相,內不行三十二淨行,即非具足色身。不愛如來色身,能自持清淨行,亦名得具足色身。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如來者,即無相法身是也。非肉眼所見,慧眼乃能見之,慧眼未明具足,生我人等相,以觀三十二相為如來者,即不名為具足也。慧眼明徹,我人等相不生,正智光明常照,是名諸相具足。三毒未泯,言見如來真身者,固無此理,縱能見者,祇是化身,非真實無相之法身也。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凡夫說法,心有所得,故告須菩提:如來說法,心無所得。凡夫作能解心說,如來語默皆如,所發言辭,如響應聲,任用無心,不同凡夫作生滅心說。若言如來說法,心有生滅者,即為謗佛。維摩經云:真說法,無說無示,聽法者,無聞無得。了萬法空寂,一切名言,皆是假立,於自空性中,熾然建立,一切言辭演說,諸法無相無為,開導迷人,令見本性,修證無上菩提。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於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佛告須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何以故?須菩提!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靈幽法師加此。爾時慧命須菩提以下六十二字,是長慶二年,今現在濠州鐘離寺石碑上,記六祖解在前,故無解,今亦存之。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無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言:所得心盡,即是菩提。佛言如是如是,我於菩提實無希求心,亦無所得心,以如是故,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此菩提法者,上至諸佛,下至昆蟲,盡含種智,與佛無異,故言平等,無有高下。以菩提無二故,但離四相,修一切善法,則得菩提。若不離四相,雖修一切善法,轉增我人欲證解脫之心,無由可了。若離四相,修一切善法,解脫可期。修一切善法者,於一切法,無有染著,對一切境,不動不搖,於出世法,不貪不著不愛,於一切處常行方便,隨順眾生,使之歡喜信服,為說正法,令悟菩提,如是始名修行,故言修一切善法。

    【「須菩提!所言善法者,如來說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修一切善法,希望果報,即非善法。六度萬行熾然俱作,心不望報,是名善法。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大鐵圍山,高廣二百二十四萬里;小鐵圍山,高廣一百一十二萬里;須彌山高廣三百三十六萬里,以此名為三千大千世界。就理而言,即貪嗔癡妄念各具一千也。如爾許山盡如須彌,以況七寶數持用布施,所得福德,無量無邊,終是有漏之因,而無解脫之理。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四句經文雖少,依之修行,即得成佛,是知持經之福,能令眾生證得菩提,故不可比。

    【「須菩提!於意云何?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度眾生』。須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

      須菩提意謂如來有度眾生心,佛為遣須菩提如是疑心,故言莫作是念,一切眾生,本自是佛,若言如來度得眾生成佛,即為妄語,以妄語故,即是我人眾生壽者,此為遣我所心也。夫一切眾生,雖有佛性,若不因諸佛說法,無由自悟,憑何修行,得成佛道。

    【「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則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須菩提!凡夫者,如來說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如來說有我者是自性清淨,常樂我淨之我,不同凡夫貪嗔無明虛妄不實之我。故言凡夫之人,以為有我。有我人者,即是凡夫;我人不生,即非凡夫。心有生滅,即是凡夫;心無生滅,即非凡夫。不悟般若波羅蜜多,即是凡夫;若悟般若波羅蜜多,即非凡夫。心有能所,即是凡夫;心無能所,即非凡夫。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佛言:「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則是如來。」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

      世尊大慈,恐須菩提執相之病未除,故作此問。須菩提未知佛意,乃言如是。如是之言,早是迷心,更言以三十二相觀如來,又是一重迷心,離真轉遠,故如來為說,除彼迷心。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即是如來。轉輪聖王,雖有三十二相,豈得同如來。世尊引此言者,以遣須菩提執相之病,令其所悟深澈。須菩提被問,迷心頓釋,故云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須菩提是大阿羅漢,所悟甚深得方便,不生迷路,以冀世尊除遣細惑,令後世眾生所見不謬也。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若以兩字,是發語之端。色者相也,見者識也。我者,是一切眾生身中自性清淨,無為無相真常之體,不可高聲念佛,而得成就,念須正念分明,方得悟解,若以色聲求之,不可見也。是知於相中觀佛,聲中求法,心有生滅,不悟如來矣。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汝若作是念: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說諸法斷滅相。莫作是念!何以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

      須菩提聞說真身離相,便謂不修三十二淨行,而得菩提。佛語須菩提,莫言如來不修三十二淨行,而得菩提,汝若言不修三十二淨行,得阿耨菩提者,即是斷佛種性,無有是處。

    【「須菩提!若菩薩以滿恆河沙等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復有人,知一切法無我,得成於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得功德。何以故?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不受福德?須菩提!菩薩所作福德,不應貪著,是故說不受福德。」】

      通達一切法,無能所心,是名為忍。此人所得福德,勝前七寶福德。菩薩所作福德,不為自己,意在利益一切眾生,故言不受福德。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來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如來非來非不來,非去非不去,非坐非不坐,非臥非不臥。行住坐臥四威儀中,常在空寂,即是如來也。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於意云何?是微塵眾,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佛說微塵眾,即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

      佛說三千大千世界,以喻一切眾生性上微塵之數,如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微塵,一切眾生性上妄念微塵,即非微塵者,聞經悟道,覺慧常照,趣向菩提也。念念不住,常在清淨,如是清淨微塵,是名微塵眾。

    【「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則非世界,是名世界。】

      三千者約理而言,則貪嗔癡妄念各具一千數也。心為善惡之本,能作凡作聖,其動靜不可測度,廣大無邊,故名大千世界。

    【「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心中明了,莫過悲智二法,由此二法,而得菩提。說一合相者,心有所得故,即非一合相;心無所得,是名一合相。一合相者,不壞假名,而談實相。

    【「須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由悲智二法,成就佛果菩提,說不可盡,妙不可言,凡夫之人,貪著文字事業,不行悲智二法。若不行悲智二法,而求無上菩提,何由可得?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如來說此經者,令一切眾生,自悟般若智慧,自修行菩提果。凡夫人不解佛意,便謂如來說我人等見,不知如來說甚深無相無為般若波羅蜜法。如來所說我人等見,不同凡夫我人等見。如來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是真我見。說一切眾生有無漏智,性本自具足,是人見。說一切眾生本自無煩惱,是眾生見。說一切眾生,性本不生不滅,是壽者見。

    【「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發菩提心者,應見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應見一切眾生無漏種智,本自具足,應信一切眾生本無煩惱,應信一切眾生,自性本無生滅,雖行一切智慧,方便接物利生,不作能所之心,口說無相法,而心有能所,即非法相,口說無相法,心行無相行,而能所心滅,是名法相也。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

      七寶福雖多,不如有人發菩提心,受持此經四句,為人演說,其福勝彼百千萬億,不可譬喻。說法善巧方便,觀根應量,種種隨宜,是名人演說,所聽法人,有種種相貌不等,不得作分別之心,但了空寂如如之心,無所得心,無勝負心,無希望心,無生滅心,是名如如不動也。

    【「何以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夢者是妄身,幻者是妄念,泡者是煩惱,影者是業障。夢幻泡影業,是名有為法,若無為法,則真實離名相,悟者無諸業。

    【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六祖口訣後序

      法性圓寂,本無生滅,因有生念,遂有生緣,故天得命之以生,是故謂之命。天命既立,真空入有,前日生念轉而為意識,意識之用,散而為六根,六根各有分別,中有所總持者,是故謂之心。心者念慮之所在也,神識之所含也,真妄之所共處者也,當凡夫聖賢幾會之地也。一切眾生自無始來,不能離生滅者,皆為此心所累。故諸佛惟教人了此心,此心了即見自性,見自性則是菩提也。此在性時皆自空寂,而湛然若無,緣有生念,而後有者也。有生則有形,形者地水火風之聚沫者也,以血氣為體,有生者之所託也,血氣足則精足,精足則生神,神足則生妙用。然則妙用者,即是在吾圓寂時之真我也。因形之遇物,故見之於作為而已。但凡夫迷而逐物,聖賢明而應物;逐物者自彼,應物者自我;自彼者著於所見,故覓輪迴;自我者當體常空,故萬劫如一。合而觀之,皆心之妙用也。是故當其未生之時,所謂性者,圓滿具足,空然無物,湛乎自然,其廣大與虛空等,往來變化,一切自由。天雖欲命我以生,其可得乎?天猶不能命我以生,況於四大乎?況於五行乎?既有生念,又有生緣,故天得以生命我,四大得以氣形我,五行得以數約我,此有生者之所以有滅也。然則生滅則一,在凡夫聖賢之所以生滅則殊。凡夫之人,生緣念有,識隨業變,習氣薰染,因生愈甚,故既生之後,心著諸妄,妄認四大以為我身,妄認六親以為我有,妄認色聲以為快樂,妄認塵勞以為富貴。心自知見,無所不妄,諸妄既起,煩惱萬差,妄念奪真,真性遂隱,人我為主,真識為客,三業前引,百業後隨,流浪生死,無有涯際,生盡則滅,滅盡復生,生滅相循,至墮諸趣,在於諸趣,轉轉不知,愈恣無明,造諸業罟,遂至塵沙劫盡,不復人身。聖賢則不然,聖賢生不因念,應跡而生,欲生則生,不待彼命,故既生之後,圓寂之性,依舊湛然,無體相無罣礙,其照萬法,如青天白日,無毫髮隱滯。故建立一切善法,椟於沙界,不見其少;攝受一切眾生,皈於寂滅,不以為多。驅之不能來,逐之不能去。雖託四大為形,五行為養,皆我所假,未嘗妄認,我跡當滅,委而去之,如來去耳,於我何與哉!是故凡夫有生則有滅,滅者不能不生;聖賢有生亦有滅,滅者歸於真空。是故凡夫生滅,如身中影,出入相隨,無有盡時;聖賢生滅,如空中雷,自發自止,不累於物。世人不知生滅之如此,而以生滅為煩惱大患,蓋不自覺也。覺則見生滅如身上塵,當一振奮耳,何能累我性哉!昔我如來以大悲心,閔一切眾生,迷錯顛倒,流浪生死之如此。又見一切眾生,本有快樂自在性,皆可修證成佛,欲一切眾生,盡為聖賢生滅,不為凡夫生滅。猶慮一切眾生無始以來,流浪日久,其種性已差,未能以一法速悟,故為說八萬四千法門,門門可入,皆可到真如之地。每說一法門,莫非丁寧實語,欲使一切眾生,各隨所見法門,入自心地,到自心地,見自性佛,證自身佛,即同如來。是故如來於諸經說有者,欲使一切眾生谣相生善;說無者,欲使一切眾生離相見性。所說色空,亦復如是。然而眾生執著,見有非真有,見無非真無,其見色見空,皆如是執著,復起斷常二見,轉為生死根蒂,不示以無二法門,又將迷錯顛倒,流浪生死,甚於前日,故如來又為說大般若法,破斷常二見,使一切眾生,知真有真無,真色真空,本來無二,亦不遠人,湛然寂靜,只在自己性中,但以自己性智慧,照破諸妄,則曉然自見。是故大般若經六百卷,皆如來為菩薩果人說佛性,然而其間猶有為頓漸者說,惟金剛經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是故其經先說四生四相,次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蓋顯一切法,至無所住,是為真諦。故如來於此經,凡說涉有即破之,以非直取實相,以示眾生,蓋恐眾生不解所說,其心反有所住故也,如所謂佛法即非佛法之類是也。是故六祖大師,於五祖傳衣付法之際,聞說此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言下大悟,是為第六祖。如來云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其信乎哉!適少觀壇經,聞六祖由此經見性,疑必有所演說,未之見也。及知曹州濟陰,於邢君固處得六祖口訣一本,觀其言簡辭直,明白利斷,使人易曉而不惑,喜不自勝。又念京東河北陝西人,資性質樸信厚,遇事決裂,若使學佛性,必能勇猛精進,超越過人。然其為講師者,多傳百法論,上生經而已,其學者不知萬法隨緣生,緣盡法亦應滅,反以法為法,固守執著,遂為法所縛,死不知解,猶如陷沙之人,力與沙爭,愈用力而愈陷,不知勿與沙爭,即能出陷,良可惜也。適遂欲以六祖金剛經口訣,鏤板流傳,以開發此數方學者佛性,然以文多脫誤,因廣求別本刊校,十年間凡得八本,惟杭越建陝四本文多同,因得刊正謬句。董君遒力勸成之,且從諸朝士以資募工,大夫聞者,皆樂見助,四明樓君常願終承其事,嗚呼!如來云:無法可說是名說法。夫可見於言語文字者豈佛法之真諦耶?然非言語文字,則真諦不可得而傳也。學者因六祖口訣以求金剛經,因金剛經以求見自佛性,見自佛性,然後知佛法不止於口訣而已,如此則六祖之於佛法,其功可思議乎哉!或者以六祖不識字,疑口訣非六祖所作,譬夫大藏經,豈是世尊自作耶,亦聽法者之所傳也。或六祖言之,而弟子傳之,吾不得而知也,苟因口訣可以見經,何疑其不識字也。

                    元豐七年六月十日天臺羅適謹序

     


    上两条同类文章:
  • 金刚般若论会释
  • 金刚般若经赞述

  • |关于我们| 国学培训机构|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copyright©2006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6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