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文章
同类文章
  • 门窗上的万字奇葩
  • 敦煌雕塑
  • 南诏大理国时期的艺术极品—大鹏金翅鸟
  • 戒台殿
  • 罗汉与罗汉堂
  • 地藏殿
  • 天王殿与弥勒佛
  • 山门与金刚力士
  • 三圣殿和药师殿
  • 观音殿
  • 法堂与藏经阁
  • 大雄宝殿
  • 佛教文化的宝藏─山崎佛塔
  • 刻满佛教经文,神秘的青藏嘛呢石经城
  • 漫谈台湾的佛寺建筑


  • 漫谈台湾的佛寺建筑
    发布时间: 2006/12/25 9:56:42 被阅览数: 1691 次 来源: 中国国学网 --佛教
    文字 〖 〗 

        台湾佛寺建筑在长期的构造中形成了自己的特点,现将其主要特点陈述如下。
        一、台湾佛寺建筑与风水灵地
        台湾佛寺建造前都要请勘舆家看风水,进行所谓“寻龙点穴”。要求要阴阳交会之穴,其阴指水,阳指山,即要有山环抱,山如龙脉,又有水口,流水口气,“局圆,气壮”为佳地。如台北县五股乡观音山下的宝缬禅寺,三面环山,正面临水,面对基隆河与淡水河交汇处,山明水秀,风景幽雅,在堪舆学上称为“三水朝堂”的风水宝地。彰化县花坛乡岩竹村的虎山岩,在八卦山的西北麓,左右依山环抱,绿阴满地,在地理风水上属于虎穴。彰化县溪湖镇凤山之麓的凤山禅寺,依凤穴而建。此处环境绝佳,视野开阔,特别在大悲殿后极目远眺,清风徐来,让人精神抖擞。南投市八卦山之阳的碧山岩寺,山上常绿,地如梳形,左拥茄、右挹大虎两山,亦为佳地。南投市福星里的慈世寺,因一地理师见此地理风水奇佳,遂在此处建寺而居。
        台湾的佛寺建筑也讲究灵地,以有灵异现象出现为寺地首选。台北市万华区的龙山寺的建造,据传与二百多年前有一位泉州来的船夫有关,当时这个船夫要去景尾购买藤木,经过艋时,在现寺址休息。离开时忘了将香火带走,那天晚上有人瞧见那边也有磷火般的火光,原来是香火系在竹枝上,随风飘动的结果,香火上写有“龙山寺观音佛祖”七字。附近居民就将香火安置奉祀,后认为极为灵验,前来参拜的人日增,遂建起了龙山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龙山寺中殿与右廊均被飞机炸毁,惟观世音佛祖丝毫无损。消息传出,远近信徒都来参拜,并再次重修。台北市中山区北安路的剑潭古寺,其建造之由,据传因乾隆年间有一僧人荣华和尚路过此地,遇一蛇挡路,以卜筮占凶吉,大吉,便在此地建寺。后又有白衣大士托梦,将有八只舟楫从上海经过基隆,可解决建寺费用,后果然灵验。台中县清水镇的紫云寺,其创建因缘,传说建寺前有一来自泉州人,途经紫云寺现址,于大榕树下休息时,将所带观音菩萨香火悬挂于树梢,行前遗留树上,入夜后大榕树光芒四射,附近人大为惊奇,前往探询,只见菩萨香火,观音菩萨灵异感应的事不断,前来参拜人潮如流,由此就有了盖寺之举。云林县斗六市湖山里的湖山寺,创立前是荒山野地,传说一位在此垦荒的林克明居士笃信观世音菩萨,一日见一白衣女子在附近溪边洗衣,又突然消失,一连数日,林克明认为是观世音菩萨显灵,便在菩萨现身之处建一小岩,上题“南无观世音佛祖”六字,朝夕膜拜,灵异显著,使信众云集,遂盖此寺。嘉义县竹崎乡内埔村的香光寺,其建造原因据记载是清光绪初年时,村内有姓林的村民供奉一尊来自唐山的观世音非常灵验,村人请求林家能将菩萨让所有村民礼拜,于是在现址搭堂,最终建成此寺。南投县埔里镇的久灵寺,其建造缘由起于早年一对夫妻携子来此搭草庐居住,将随身携带的佛像在此安奉,出现种种神异现象,如以此处香灰治病可痊愈;草茅顶上所结虎头蜂窝不但不叮人,还对前来参拜之人迎送往来,所以信徒日增而建起了此寺。也有的因显灵而香火日盛使佛寺得以不断扩充的。如嘉义市民权四路的地藏寺,原来仅是一个小庵,日据时代早期,有一患小儿麻痹症的人在此处摆了小冷饮摊。一天收摊时捡到一大包银圆,他决定留下等失者来领,失者要付他部分钱时,被他婉拒,这时天已暗,他只好在冷饮摊上过夜,梦中一位老公公说他心肠好,接着双腿剧痛,吓醒后,双腿竟不治而愈。第二天,他到“地藏庵”叩拜时,发现昨天梦中的老公公就是这里供奉的地藏菩萨。传开后,“地藏庵”香火日盛,规模日扩,最终发展为今天规模。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如桃园观音乡的甘泉寺,其中因灵异现象的出现几经变化,从“石观音”改名为“福龙山寺”,又改名为“甘泉寺”,正如寺中沿革的碑记所载:“溯自咸丰八年戊午三岁,大溪唇地方滂沱大雨倾盆,而至池塘崩溃冲开荒地一丈余深,顿变溪流另成一小泽滚滚激流,现出神秘境域。翌日,农历四月廿二日风停雨霁,一切令人有新奇的感觉,适有黄等由耕耘之归途在此潭中发现一尊天然石像,惊奇之下,遂拾起在近旁结草庵以奉祀,因貌似观音故称石观音。时值瘟疫猖獗,六畜不宁,无有祈求不获安康,灵验显著传播四方,远自台北淡水来瞻拜,络绎不绝,一时庵前若市,从此本地遂改称石观音乡。时之贡生黄云中者起而募捐,于咸丰十年十一月建竣庙宇曰福龙山寺。经历三十年,后有改建之议,由徐再、廖文安等发起改建后殿,黄经德、曾坤房、廖均安、罗成连等继起募捐完成两廊及前殿。光绪二十二年,全庙完竣。是年有汪番者夜过石像显迹处,偶见毫光灼灼,一股清泉潺潺而流,水质甘甜,饮之神爽气消,病者求饮效胜金丹,因而选定四大丙申之吉日开挖水井,名曰甘泉井,远近善信前来祈求甘泉,治愈病体者大有其人,远自竹堑新社等地而来者尤多,又逢新庙建竣香烟倍盛,甘泉寺由此而名。”
        得到某种暗示也是建寺的主要原因。嘉义县民雄乡的宝林禅寺,其开山住持妙观法师当时三步一拜由北往南朝山行脚,行经嘉义大林香焦山时,有菩萨示现的灵异现象,由信徒指引方向,遂在现址建寺。南投县国姓乡的仙佛寺,其规模建设均为张添旺居士执行,据说当时他因患肾脏萎缩病,求医无数,后在观音菩萨座前发愿,如能痊愈则舍弃测量工程工作,改修佛道。尔后病情好转,后即全力此寺修造。南投县埔里镇的佛光寺,其原地为王连科居士居住的茅蓬,一日王连科正在茅屋中熟睡,突然看见床下发出强烈的白光,继而出现一朵白云冉冉上升,其底部又发出椰圆形强光,光中并出现一道金光,王居士在叫“佛来了”,原计划下山买菜,恐有高僧来而专候到十时,见有三位僧侣由远而近,中间一位即乐果老和尚,与梦境相符。王居士随即皈依,并献出此地盖寺。台南市北区的正觉寺,由道妙法师创建。当年道妙法师正不知选择何处为道场,一日经过此地,见福德庙前竖有碑记曰:“昔年地藏王菩萨庙建于此”,始知此原为佛教圣地,便在此地借福德国寺安排佛位,后在此建成大殿。
        二、台湾佛寺山门的建造 
        山门是佛寺的门面,给人第一印象。往往通过山门可判断佛寺的规模和主人的喜好。台湾佛寺的山门形式多样,风格不一,往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牌坊型山门,是台湾佛寺山门中常见的样式。牌坊在古代称“绰楔”,又名牌楼,其造型美观,一般在斗拱额坊柱两旁,都有坚固的斜戗,用作山门,可增加庄严肃穆的气氛。牌坊型山门有门楼式、宫殿式等多种形式,台湾佛寺大多数牌坊型山门也多是这两种形式,一般有一大(中间)二小(两边)三个门。苗栗县苑里镇的慈光寺,其山门上下两层,上下层的屋檐外都置以走兽瓷器,两檐微微翘起。彰化市桃源里的八卦禅寺,其山门上下两层中隔开六个空格,于端庄之中透出空灵,其山门左右两侧的联语为:“八方皈法眼悟菩提树生虚境,卦象印禅心知明镜台绝俗生。”彰化县员林镇的紫竹禅寺,牌坊型山门为宫殿式,屋脊中为一法轮,简约古朴。台中县太平镇的清凉寺,山门为歇山二重式层顶,正方形正门,两边为拱形圆门,再两边各有四个精美图案的门壁,山门前两排石阶中昂首怒目的巨龙,极为华丽庄严。上下两层之间密封没有空隙,显得厚密稳重。彰化市福山里的福山寺,高大的山门上下层之间饰以彩绘,显得端庄雄伟。嘉义县民雄乡的宝林禅寺,山门两边用砖贴砌,并无诗偈,屋脊也无任何装饰物,显得朴实端庄。南投县水里乡的莲因寺,银白色的山门一字排开,除了风铃外并无任何装饰,半圆形门上的石刻花纹精细优美,与整个山门和谐地表示出一种豁然和宁静。南投县竹山镇的德山寺以四根柱子抵住上面的建筑,虽无可开的门,却表现出一种大气和端庄。
        富丽堂皇是台湾佛寺山门中的一个特点。台中县太平镇的清凉寺,山门为歇山二重式层顶,正方形正门,两边为拱形圆门,再两边各有四个精美图案的门壁,山门前两排石阶中昂首怒目的巨龙,极为华丽庄严。台北市中山区的剑潭古寺,其山门的四根圆柱上都刻满诗偈,屋檐下为彩绘,“剑潭古寺”匾额下又为山水人物彩绘,显得光彩夺目。南投县埔里镇的地藏院,山门为中间正、两边斜的模式,三扇半圆形门上都雕有精美的花纹,显得美轮美奂。台南县仁德乡的净修禅院,山门前后各有两排石柱,山门为两层,上层下即为花纹图案,下层的门楣上又是图案,均精美绝伦。台南县西港乡的信和禅寺,山门前有两个遥相对应的石狮,山门的二层屋檐下的石条上均为精美雕刻。台南县新营市的妙法禅寺,山门的屋檐极为繁缛,宛如宫殿,四根柱子上均刻有诗偈,极为雍荣华贵。基隆市信义区的大佛禅院,山门为三个歇山顶式建筑,当中一个高于两边。屋脊上的仙人和动物等装饰,将山门点缀得富丽华贵。
        有的山门形态各异。彰化市中山路的南山寺,山门为拱门形式,中间正门为全圆形,两个边门上为花瓣形,下为长方形,门前青狮一对,门前后各有象首四尊。彰化县田中镇的鼓山寺,山门用水泥灌为冂型,上有三个法轮,可称别具一格。云林县左坑乡的慈光寺,山门四个石柱上站立着高各四丈余的四大天王,一种威严之感油然而起,据说仅此四天王造型就历时二年余。嘉义县梅山乡的禅林寺,有两座山门,一座在山脚下,一座在寺院前。南投县名间乡灵山寺,山门屋脊装饰极为繁缛,虽有一大(正)二小(边)三个门,但只开正门,两边门是封住的。台南市北圆街的开元寺,山门极为金碧辉煌:山门为硬山式,屋檐上四只向着檐中法轮的凤凰泥塑,两边屋檐飞翘极为夸张,山门前的正门、侧门左右皆镶有石雕图案,共六幅,屋檐下有一蓝底横匾,上书“登三摩地”四大字。台南县白沙镇的大仙寺,山门只开一个正门,边门不是开在两边而是一侧,两层屋脊的两端均高高翘起。
        有的山门精致小巧。苗栗县通宵镇福智寺,山门仅一个门,上题“福智寺”三个大字,如农家四合院大门,精致简朴,门上屋脊微微起翘如燕尾式,显得小巧玲珑。彰化市卦山里的茗山岩,仅开的一个山门小巧古朴,山门上的屋檐两条腾跃的长龙相向而对,显得堂皇又精巧。有的山门简洁朴实。苗栗县竹南镇的永莲寺,山门由四根长方形柱子组成,柱子上无任何装饰,显得小巧简洁。台南县关庙乡下妙法寺,山门掩在丛林中,两根柱子,上加一横梁,横梁上再加一拱型柱,仅有一门显得简洁古朴淡雅。台南县六甲乡的龙潭寺,山门仅用两根柱子,上以铁线弯成弧形而成,简单朴实。台北市信义区的真光禅寺,山门用两根柱子,加一横牌,横立在进山路上。台北县新店市的海藏寺,山门在巷口立上两个柱子,上面用拱形铁件撑住,下挂三个灯笼。
        三、台湾佛寺的屋顶
        佛寺的屋顶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佛寺精华所在,由于它对佛寺的空间和造型起了决定性作用,又因为它给人以第一眼印象,在远处最先眺望到的是屋顶,它犹如人的头或冠,因此历代建筑师都极为看重。台湾佛寺的屋顶以硬山和歇山两种结构为主,但也逐渐衍化出许多类型,现简述如下。
        硬山式结构。所谓硬山,指屋顶只有前后两坡,而且与两端的山墙墙头齐平,山面裸露而无变化,显得质朴则硬。硬山式结构一般为较古老的建筑,近十几年修建的寺院已不多见。硬山式也有许多种,如硬山一条龙脊式,即屋脊是下弯曲线,连续不断从右山墙连至左山墙。其如台北市内湖区的古月禅寺、桃园县大溪镇的斋明寺、苗栗县造桥乡的清泉寺、台南市中区的法华禅寺。另一种为硬山三川脊式,即屋脊曲线分段,当中稍高,两边稍降底,但尾部都向上弯起。台北市南港区的金山寺,屋脊为两段,当中稍高,两边稍低,脊上装饰繁缛。台北县淡水镇的鄞山寺,其屋脊亦为当中稍高,两边稍低,多出两道压住栋架的垂脊,其前端止于檐柱上方。台北县林口乡的观音寺、台北县石门乡的妙济禅寺、基隆市信义区月眉山的灵泉寺、桃园县杨梅镇的回善寺与妙善寺、新竹市境福街的净业院、新竹县竹北乡的莲华寺、苗栗县通霄镇的福智寺、彰化县鹿港镇的龙山寺、彰化县社头乡的清水岩寺等。
        歇山式结构。歇山式又称为垂顶。四面落水,而左右两坡只斜一部分就接上山墙。实际就是把一个悬山顶(各条桁或檩不象硬山那样封在两端的山墙之内,而是直升到山墙以外,以支托悬挑于外的屋面部分。)套在庑殿(屋顶前后左右四面都有斜坡,并有一条正脊和四条垂脊的建筑)上,使悬山的三角形垂直的山,与庑殿山坡的下半部结合。其如:台北市士林区的妙法寺、台北县树林镇的海明禅寺与吉祥禅寺、苗栗县景头屋的明崇寺等。歇山式另一种样式是升牌楼式,即在屋顶中断升起如牌楼,看似又起一层,但大多数并无层楼,而仅为增加室内光线和加强通风,也有仅是为了装饰而增多屋脊,其如新店市的大佛寺、桃园县大溪镇妙法寺、新竹县竹东镇的大愿寺、苗栗县苑里镇的慈光寺、苗栗县造桥乡的灵天禅寺、新竹县湖口乡的凤山寺、台中县大雅乡的龙善寺、彰化县田中镇的普兴寺、云林县斗六市的湖山寺、嘉义县水上乡的法雨寺、南投县竹山镇的明善寺、南投市彰南路的碧山岩寺、南投市大庄路的养德禅院、南投县国姓乡的清德寺、南投县集集镇的慈德寺、台南市体育路的竹溪寺、台南县永康市的妙心寺与净土寺、台南县新营市的兴隆寺、台南县白沙镇的华严禅寺、台南县下营乡的慧山寺等。
        攒尖式结构。攒尖顶,宋代称为斗尖顶,其屋面较陡,无正脊,数条长脊交会于顶部,上面再覆以宝顶。一般有方、圆、三角、六角、八角等多种。六角攒尖顶则需要先定好檩子的步架,在檩的交角处承以柁墩或瓜柱,再就是安角梁、雷公柱等。八角攒尖顶也是先定好檩子的分位,然后以柁墩支承檩垫枋。柁墩可搁在抹角梁或长、短扒梁上,长扒梁搁在金柱的正心檩上,躲开柱头。台湾攒尖式屋顶,如台北市士林区的东方寺,顶上正中为攒尖式结构,加上左右两个,共三个并排攒尖式,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彰化县大城乡的古岩禅寺的正法宝殿,亦为攒尖式结构,远远望去,犹如古塔。苗栗县狮潭乡的弘法禅院,其地藏殿五层,最高一层为六角攒尖顶,雄伟壮观。
        录顶式结构。这种结构四边有檐,顶部做成平顶的一种屋顶形式。最有代表性的如南投县名间乡的白毫禅寺。
        组合型结构。即将不同类型的结构进行组合,如苗栗县通霄镇的庆云寺,由左右两个攒尖顶式,加当中一个硬山式组成屋顶。苗栗县头屋乡的慈愿寺,屋顶前沿为二龙相视,正中为硬山式,两边为攒尖式。
        四、台湾佛寺的装饰
        台湾佛寺与福建闽南佛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将精美的装饰与整体建筑融为一体。其装饰的部位有许多方面,如屋脊,往往以剪黏、泥塑组成,脊中间一般多为法轮、宝塔或三仙,两边如燕尾翘起,做振翅欲飞状;有时为翻转飞跃的蛟龙。有的简洁,有的繁缛。屋脊的檐尾处,往往排列有仙人,仙人之后依次为龙、凤、狮、麒麟、天马、海马、鱼、獬、吼、猴等造型,在最后一个后面,有一兽头称垂兽,同时檐角下必有另一兽头,称为套兽,据说可避邪。台阶,指从地面到台基的阶梯式的通道,主要以螭、虎或卷草装饰柜台脚。御路,指踏跺中间部分不砌条石,而斜置一行来雕以纹样以示富贵气派,一般雕以云龙。柱础,指木柱或石柱下垫的石墩,其作用是既可传递上部荷载,又可防止潮湿和碰磕损伤柱脚。台湾佛寺柱础的础脚大多为莲瓣形,也有圆柱形、圆鼓形、扁圆形、大小弧瓣形、四方形、六方形、八方形等。柱,指承受建筑物上部重量的直立杆体,按质地,有木柱、石柱之分;按样式,有圆柱、八角柱、方柱、瓜楞柱、雕龙柱之分。台湾佛寺以石柱为主,其次为木柱,近期也出现用水泥浇灌的圆柱。其装饰性大多为龙柱,如一柱一龙式、一柱双龙式、天翻天覆式、九龙盘柱式;如再细分,一柱一龙式又可分为柱身纯雕龙形,柱身除龙形外,再配以其它图形。也有花鸟柱,如龙凤柱、百鸟朝凤柱、百鸟朝梅柱、特殊花鸟柱等。还有人物柱,如单独人物柱、花鸟人物柱等。此外,还有蝙蝠柱、楹联柱等。
        台湾佛寺的屋顶的装饰,主要在主脊、垂脊及山墙。新店市的大佛寺,其主脊两端末稍为大唇鱼头向空中伸展,云头花纹立于后,檐尾处有四、五位仙人及奇禽异兽。台北县树林镇的光明寺,屋脊中间孤立着一法轮。台北县汐止镇的慈航堂,屋脊上蹲立远眺的磁狮子,憨态可掬。台北县淡水镇的龙山寺,寺脊中一回首飞奔的麒麟,坐骑上放着八卦图盘。新竹市的圆光寺,大雄宝殿屋脊成一条直线,并无装饰物,但其屋脊下的屋瓦上却有双龙戏珠的图形,双龙不是呈张牙舞爪状,而是几乎成直线形的逶延向前伸张。新竹北埔乡的金刚寺,屋顶正脊成弧线,向左右舒展成燕尾起翘式,正脊上有复杂华丽的纹饰,两边双龙龙头向上,龙尾伸向内侧,戏珠于屋顶,气势不凡。
        台湾佛寺中的雕刻艺术遍布寺内各个建筑部件。台北市中正区的圣灵寺,大雄宝殿前的两条龙柱为上等石材,所雕巨龙环抱石柱,从上而下,龙头上角如麒麟,头如兽,脚有爪,身有鳞,雕工精细,生动活泼。台北县汐止镇的静修禅院,前殿有两根龙柱,龙作昂首蜿蜒乘势而上之态,石壁上布满精美的雕刻品,有麒麟和仙人图。中坜市芝芭里的圆光寺,山门雕梁画栋,石柱上的飞龙似要腾空而起,壁上各式壁雕生动热闹,如上品中生、中品下生、下品上生、灵山圣会、夫人悟道、狮子榴燕、向上前呈等让人目不暇接。新竹县竹北乡的莲华寺,到处是精美的雕刻:梁下殿外一角雕有精细的梅花树,树下行走的马匹延伸两旁,各种浮雕的飞禽异兽栩栩如生,再往下是大耳穿着银色铜环的小白象,脚下是二十四孝的故事集,再往下是文王访姜子牙的浮雕。台中县雾峰乡的乾灵寺,三门上是绿檐,白柱正、背面各有六只象首,加上最外两只,共有十四只,雕工精细。台北市士林区的报恩寺,寺内有十几幅“佛陀成道往生故事集”的浮雕,从释迦牟尼诞生到涅,雕工浑厚结实。
        台湾佛寺建筑中的壁画彩绘,除了各类几何花纹、自然纹样外,佛教中的各类故事是最常见的装饰品,但也有杂揉一些其它历史故事。彰化县溪湖镇的风山禅寺,有画在木板上的山水人物画,据说已有八十多年历史,还色彩鲜艳;大悲殿中有十一个壁画,其中二个是飞天,一个为双凤朝阳,另外八个将《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的内容画成壁画展示。台北县林口乡的观音寺,寺墙用亮丽的彩图雕饰而成,其图内容为二十四孝及佛陀本生故事,一共七、八十幅之多,几乎把整个寺院围了起来。中坜市芝芭里的圆光寺,大雄宝殿牧牛图的壁画,深具佛教含意,如第一幅上有一翘首竖角的黑牛,一边奔驰飞跃,一边吼叫大嚷,一牧童则我行我素手执鞭子,准备驯伏黑牛,此幅画为要消除一般众生中“我执”的心意的写照。第二幅画中,牧童已拉住黑牛,代表“心”已渐收。最后一幅画中,旭日东升,风和日煦,在阳光照射下,牧童愉快轻松地拉着已被驯伏的黑牛。苗栗县苑里镇的慈光寺,寺中壁画以佛教为内容,其左室供奉地藏菩萨,左廊壁画即以“地藏菩萨救涂苦”为题材,右方壁画则相对以“观世音杨枝水洒甘露”为题材,左右壁一慈一悲相对。其壁上的“大悲出相图”更是添加了佛教的气象。台湾佛寺中彩绘最有代表性的,为台南县中区法华街的法华寺,其彩绘无论在数量上或内容上都为珍品,装饰性极强,其中进天王殿的壁画如:“虎溪三笑”、“寒山拾得”、“莲池海会”,彩绘如“伏生受经”、“龙王拜观音”、“志公度梁武”,彩绘门神如“增长天王”、“广目天王”、“伽蓝护法”、“韦驮护法”、“多闻天王”、“持国天王”。中进三宝殿的壁画如:“降龙尊者”、“伏虎尊者”、“和靖咏梅”、“渊明采菊”、“茂叔赏莲”、“子猷种竹”、“枫桥夜泊”,彩绘如“太子出家”、“佛陀度五比丘”、“佛陀度阿难尊者”、“佛说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经”、“佛说妙法莲华经”、“佛说阿弥陀经”。大士殿彩绘如:“右军观鹅”、“怀素写蕉”、“庆友尊者”、“伏虎尊者”、“迦理迦尊者”、“跋陀罗尊者”、“虎溪三笑”、“苏频陀尊者”、“九年面壁”、“庄周梦蝶”、“大悲出相”(共六幅)。左进关帝殿壁画如:“九年面壁”、“志公度梁武”、“迦理迦尊者”、“生公说法”;彩绘如:“松下问童”、“挂印封金”、“老子观井”、“秦叔宝”、“尉迟恭”、“云长刮骨疗伤”、“桃园结义”、“玉川品茶”、“茂叔赏莲”、“玉泉山显圣”、“赠袍”、“单刀赴会”、“水淹七军”、“王乔骑鹤”、“琴高跨鲤”、“秉烛待旦”。右进南极殿的壁画如:“王质烂柯”、“庄周梦蝶”、“苏频陀尊者”、“跋陀罗尊者”;彩绘如:“米颠拜石”、“伏生授经”、“元章题石”、“神荼”(门神)、“郁垒”(门神)、“八卦炉中逃大圣”、“渭水河”、“唐明皇游月宫”、“商山四皓”、“紫气东来”、“历山归隐”、“孔子问礼”,“志公度梁武”。壁画共十九幅,彩绘共六十七幅。从其内容可得知,除了以佛教内容为主外,还有涉及一些民间信仰。佛教故事可分罗汉高僧图(如降龙伏虎罗汉图,罗汉比丘图,高僧说法图,高僧故事图),佛陀故事图、大悲出相图等。各类壁画和彩绘在起装饰作用同时,也起到了教化作用。用这种形象的方式宣传佛教的学说,隐透着一种潜移默化的功能。
        佛寺的窗也有许多形状而让人眼花缭乱。如台北市北投区的普济寺,其大雄宝殿的窗为钟型,有一种庄重的感觉,别有一番风味。台北市内湖区的古月禅寺,入口左右有两个六角形的窗户,窗口并用三根仿竹形的石柱缀饰,上有色彩丰富的泥塑人物,表现了住户对福禄寿的追求。台北市北投区的法雨寺,殿口左右各有一个八角形的窗户,隐透出一种神密扑朔之感。
        各种佛寺的装饰都有自己的特点,有的融屋脊、彩绘、雕刻等为一体,台北市中正区的东和禅寺,柱础为莲花瓣,屋角布满各类生动小巧的灵兽泥塑,左右回廊上门堂上高写“谈经”、“说法”,猛虎与飞龙的立体雕刻生猛灵动。台北市万华区的龙山寺的屋脊依次昂起,屋脊两边双龙昂首云天,各类泥塑仙人极为繁复,铜柱上的云龙上下翻腾,期间还有各种仙人穿梭于龙体的空隙。龙山寺的石窗也极具特点,如仿木格子使用图形有几何形、花叶及莲花等,另一石窗由五个竹节组成的八角形,在竹节上有花卉等装饰。龙山寺许多绘画将整个建筑装点得金碧辉煌,如正门上有四天王中的持国天王、增长天王画像各一,其画像大眼高鼻,手持宝剑,身穿盔甲,面孔有如印度人,服装却为中国式。寺中还许多绘画并非佛教主题,如大家所熟悉的“张良受书”等,都十分精致。
        五、台湾佛寺的格局
        台湾佛寺的格局,主要有以下几种:
        传统院落式。这类建筑最为常见,主要有三合院式、四合院式,院的四面都有房屋的叫四合院。无倒座或缺一面厢房,只是三面有房屋的叫三合院。三合院如:台北市北投区的安国寺,当中为大雄宝殿,左边为厢房,右边为客厅和厨房。桃园县杨梅镇的妙善寺,中间是大殿,左右分别为“静修寮”和“静思堂”。桃园县大溪镇的斋明寺,中间为正殿,左右为厢房。台中县太平乡的慈光寺,中间为大雄宝殿,左边为厨房和寮房,右边为寮房;大雄宝殿高为二层,第二层大殿供奉释迦牟尼佛,左右两殿分别为功德堂和药师殿。药师殿后有一间寮房,冬暖夏凉,笔者曾在此间居住过二十余天,自认妙不可言,并与之结下不解之缘。嘉义县中埔乡的白云寺,为典型的三合院式,中间为大雄宝殿,左右为寮房。嘉义县竹崎乡的德源禅寺,大雄宝殿居中,左右为寮房。四合院式,如桃园县杨梅镇的回善寺,分前殿、天井、后殿。左右厢房中各有一块空地,为典型的四合院造型。桃园县平镇乡的涌光寺,中间为大殿,左侧为斋堂,右侧为知客室。台南县佳里镇的善行寺,历史已有八十年,木构的殿宇已开始剥落,却是典型的四合院构造。
        宫殿式。宫殿式的建筑大都雄伟端庄,建筑面积占地较多,显得大气磅礴,气势不凡。台北市士林区的涌泉寺,雄伟壮观,刻有菩提树花纹的迦廊宽广明亮,共有三层建筑,包括地下室、大雄宝殿、禅房三大部分。台北县新庄市的善导庵,其金碧辉煌的大雄宝殿虽仅上下两层,却有一般建筑的七层高,两庑与宝殿同高,大殿内墙均采用水晶大理石贴壁,巍峨壮观。云林县水林乡的法轮寺,大殿、两厢都高三层,完全都为宫殿式建筑。嘉义市中山路的普济寺,有四层楼,完全是宫殿式,特别三楼为排高式建筑,采光良好。嘉义市林子镇的圆光寺的大雄宝殿为宫殿式的二层建筑,高大雄伟,金碧辉煌。台南市东区的龙山寺,为三层楼高的宫殿式建筑,层层屋檐均出挑,飞檐的装饰物将建筑装点得更加华丽气派。
        庭院式。庭院式的佛寺腹地广大,少数在闹市,大都在较为僻远的郊外,台北市敦煌路的平光寺,由于腹地广阔,佛寺以园林式构造,庭园中庭台楼阁、假山池塘、小桥流水,极为雅致,悠游的金鱼、扶疏的花木,处处隐透出一种林泉之乐。台中县石罔乡的明山寺,寺内腹地广大,庭园遍植绿树花草,幽雅清爽。台中县大雅乡的龙善寺,为庭园式设计,种植有数百种之多的各种花木,并设有温室苗圃。彰化市华北里的慈济寺,虽然空地并不宽广,但还是在大殿后方布置了假山、盆栽、水池等,使寺中兼有庭台楼阁之胜。彰化县花坛乡的虎山岩,寺内假山、水池、茂林修竹,一片庭园景色,十分幽静。
        洋楼式。这类布局的佛寺,大都为近些年所盖。特别在寸土寸金的大城市,佛寺只好向空间发展,加高层次,类似现代化的高层洋楼。如台北市忠孝东路的善导寺,其九层的慈恩大楼为全寺的核心,一楼为“观照堂”,供奉三宝佛;二楼也供奉佛像,为作法会佛事之处;三楼供奉高大的白玉卧佛,四楼为图书馆,五楼为艺术馆。位于台北市南昌街的十普寺的万佛大楼有六层,一楼为大雄宝殿,二楼供奉观世音。台北市城中区的华严莲社,五楼临街,把一般寺院的功能分散,大殿、二殿、三殿的功能集中到每一楼,如:一楼为地藏殿,供奉地藏菩萨;二楼为最吉祥殿,供奉卢舍那佛;三楼为药师殿,供奉药师佛;四楼为万佛殿,中间供奉卢舍那佛,左边供奉普贤菩萨,右边为文殊菩萨。台北市赤峰街的圣观寺,外观象四层楼洋房,各层都有自己的功能,如二楼为接客处,四周挂满字画;四楼所供奉的是一尊有千年以上历史的隋朝石刻观音。台北市中山区的普门寺共十二层楼,可容千人以上活动,十一层为行政中心,其余各层皆有自行用处,寺中所供五方佛,并有六千余尊阿弥陀佛立像。台中市北区的圆觉寺,为三层的钢筋水泥建筑,二层为大雄宝殿,顶层为凉亭花园,颇有现代化住家的气息。
        多进式。这类佛寺多为历史悠久,古色古香,最有代表性的如彰化县鹿港龙山寺,共有四进,首进为山门,山门后为前埕;二进为五门殿;三进为正殿,分拜亭及大殿;四进为后殿,殿侧左右为禅堂和静室;全寺共有九十九个门,为台湾三大古刹之首。台南市北园街的开元寺,为三进式,第一进为三开间的弥勒殿;第二进为大雄宝殿;第三进为大士殿;从大士殿月门可达花草丰美的后花园。
        杂揉式。即新旧各种不同样式杂揉于同一寺院中。如基隆市信义区的灵泉禅寺,有传统的四合院式的格局,进了山门后左右两边为厢房,中间为大雄宝殿,但紧挨着又有一座洋楼式的建筑拔地而起,气派非凡,传统建筑与现代揉合于一个寺中。苗栗县通霄镇的福智寺,大雄宝殿左右是对称的厢房,左边以现代大型落地窗取代了古老的砖墙,右边则仍然保存古老的窗棂,新旧互映,反映出寺院在传统与现代中挣扎。
        随意式。指佛寺随环境或地势而建,打破了一般的布局。有的佛寺就地取材,如台北市北投区法雨寺是用山岩堆建而成,古朴而又坚固。有的佛寺随地形地势而建,如台北市土城乡的广承寺,为配合地势,与一般为“冂”型结构的佛寺不同,呈“L”型,可谓独出机杼。彰化市国圣里的慈航寺,造型不是一般传统佛寺的长方形,而是正正方方,颇有特点。

       (附记:笔者为完成国家“十五”社科基金项目《台湾佛教与台湾社会的变迁》,近年数次到台湾调研,考查了台湾数百座寺院。期间,得到台湾慈光禅学研究所、吴文成居士、阚正宗居士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致谢。)
     

     


    上两条同类文章:
  • 刻满佛教经文,神秘的青藏嘛呢石经城
  • 佛教文化的宝藏─山崎佛塔

  • |关于我们| 国学培训机构|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copyright©2006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6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