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文章
同类文章
  • 弘仁大师生平
  • 满明法师
  • 惟国法师
  • 宗喀巴大师
  • 菩提达摩
  • 欧阳竟无
  • 明阳法师
  • 大熙法师
  • 慧禅法师
  • 正果法师
  • 隆莲法师
  • 雪窦重显禅师
  • 圣辉法师
  • 印海大和尚
  • 谛闲大师


  • 弘仁大师生平
    发布时间: 2006/7/6 9:08:46 被阅览数: 3871 次 来源: 中国国学网 --佛教
    文字 〖 〗 

     
        弘仁(1610-1663)号渐江,俗姓江名舫,字鸥盟,又号无智、梅花古衲,明代安徽歙县人。弘仁在画坛的地位很高,他与石溪、八大、石涛被後人称为「清代四大画僧」。弘仁以黄山为师,和石涛、梅清是「黄山画派」的代表人物。黄山有云海的奇景故亦称黄海,海阳是指黄海之阳,即指休宁、歙县一带。在画史中弘仁和查士标、孙逸、汪之瑞并称为「新安四大家」或「海阳四大家」,其中又以弘仁为领袖。
      《黄山画苑论略》记载:弘仁「事孀母孝,师汪无涯受五经,乙酉自负卷轴偕其师入闽,游武夷,後依古航禅师为僧」。崇祯十来年,歙县连年兵乱灾荒。有一天,他从三十里之外负米回家,路远恐误母食,他很怨恨,曾欲投练江自杀。後来母亲了,便不娶妻,就孓然一身。
      弘仁是一位有坚贞气节的爱国者。公元一六四四年,明崇祯十七年甲申,清兵占领了北平。一六四五年明唐王聿键即帝位於福州。清兵进逼徽州,弘仁奋起反抗,失败後,又投奔入闽,继续从事抗清复明的斗争。唐王失败後,复明已无希望,他到武夷山就皈依古航禅师削发为僧。(《徽州府志》)。
      数年後,渐江返回故里,住歙县西郊披云峰下的太平兴国寺等地,其中以住五明寺的澄观轩为最久。歙县离黄山、白岳很近。他就往来其间。他的画上铃有一印「家在黄山白岳之间」。他在黄山居住很久,这时候结交了不少常到徽、歙、黄山的知名人士,他们都成了他的诗友、画友、禅友。
      一六五六年(顺治十三年)八月,他和画家汪家珍(叔向)同游黄山。《黄山画苑论略》谓:「汪家珍字叔向,号璧人,画山水与汪之瑞、孙无逸齐名。其题画句有:『远於陂水淡千秋,阡陌初穷见渡头。那有丹青能画得,画成应遣一生愁』之句。」
      一六五七年夏,弘仁曾到南京,在香水庵消夏,画有山水画册八帧。
      一六五八年,渐江云游杭州、芜湖、宣城等地。同年在宣城天延阁和梅清会晤。梅清字远公,号瞿山,宣城人,以诗名江左为黄山画派中巨子之一。渐江曾作《天延阁》七律一首赠予梅清,诗云:
      曾访神仙五粒松,洞泉流白云封。
      林间梦鸟交青蔓,水畔菖蒲开紫茸。
      煮石有方留秘诀,采芝何处觅行踪?
      与君又是经年别,晚戏沧洲得再逢。
      天延阁藏有渐江的《采芝图》,由朱竹诧题诗,正是此时渐江绘赠给梅清的。又有一次渐江和他的侄子江注(允凝)游黄山,江注从小就跟渐江学画,由於家距黄山、浮邱、容成仅一百二十里,所以经常畅游黄山,上慈光寺,抵文殊院,左揽天都,右挹莲花,遂宿於文殊院。秋夜月明,山山可数,於是弘仁坐文殊台上吹笛,江注和歌,发音嘹亮,三更寒甚,屡添棉衣,不能忍,才回文殊院住宿。江注同学濮阳说:「一年一度黄山行,三十峰藜仗轻。」有年夏天,梅清邀请江注等人,齐集「爽轩」并出示家藏名画供来宾欣赏,并同赴敬亭山参加了《翠云庵山门落成盛会》。
      渐江曾与戴本孝交游,本孝,字务旃,号鹰阿,安徽和县人。他题自画诗云:
      林光山气最清幽,添个茅亭更觉投。
      读罢蒙庄齐物论,端居一室得天游。
      「此昔予赠渐江句也。余家居常数为之图,多在六法之外。」(见《艺观》第一期)。
    一六六一年,渐江好友吴羲(新安人)号伯炎,家中收藏古代名画甚丰,渐江常去展玩,欣赏,当这年吴伯炎乘船赴扬州时,渐江作《晓江风便图》送他。船由浦口练江入新安江口,新安江至钱塘,在杭州进入大运河,即可达扬州。此图写浦口实景,图中远处两舟齐驶,近处一舟亦扬帆,乘风而去,点出「晓江风便」题意。该图卷有吴羲、程守、许楚、石涛四家长跋。石涛跋曰:「笔墨高秀,自云林之後罕传,渐公得之一变,後诸公实学云林,而实是渐公一脉。」
      一六六二年(清康熙元年),弘仁沿长江西上,饱游了庐山的胜景,并向诸名宿参证佛学。回来的时期,又和丰溪吴伯炎、江注等泛舟西子、荫於古淙的下面,饮酒赋诗,并画有《石淙图卷》(见郑鍚珍《弘仁与髡残》)。
      一六六三年秋,弘仁以手临黄公望画借给他的第子郑旼(字慕倩),歙县贞白里人,慕倩尽五日夜之力缩摹为小卷。郑旼十分注重民族气节,对抗清而死的英雄十分崇敬。郑旼的「旼」字原作「旻」,国变後,移日於左,寓无君之痛也。他的日记中常有「故国之思」。郑旼画学曾受渐江亲授,也是新安画派的重要人物。
      一六六三年十二月,弘仁拟到界口省祖墓,并往芜湖拜望汤燕生。然後入黄山,但忽然染病,於农历十二月廿二日卒於五明禅院,年五十四岁。友入汤燕生会集他的学生们,把它葬在披云峰下。《黄山画苑论略》谓:汤燕生,字玄翼,号岩夫,宁国太平人。寓居芜湖,教授方沂梦家,工诗,精篆籀,着《商歌集》,有哭渐江师诗三首。渐江师圆寂,岩夫奔走三百里,为经纪其丧,有白描大士像,为其亡母忌日祝冥福者,上书小篆《多心经》。在汤燕生哭弘仁诗中,记下他最後的一件小事:汤诗小序称「师告逝前一日,尚手作二画,以贻贫者」。诗句又说「先期一日弄寒烟,乞与贫者度腊钱」。於此可见弘仁个人的品格和操守以及关怀贫苦人的立身处世的态度。
      渐江家乡的书画朋友,还有许楚,字芳城,号青岩,工诗画,着有《青岩集》,曾写《黄山渐江师小传》及《画偈序》。还有程邃,字穆清,工书画,他曾一度劝弘仁还俗,而弘仁没有同意。还有程守,字非二,号蚀庵,曾写《故大师渐公碑》。与弘仁合作山水的有其弟子祝昌,字山嘲、山史、山公,安徽龙眼人,他是一位弃世绝俗的高逸人士,开始作画完全学渐江。其弟子方式玉(歙县人,字玉如,工诗善画),汪然(江加珍从弟,字于然,与方玉如善)、张安苞(云间人,字子固,党为方玉如合作画卷)、吴星(锺山人,为玉如画长卷,水痕云影,甚似大痴)、何顒(云间人,字伯求,与方玉如画云林山水卷)、王尊素(歙县人,字玄度,党与方合作《清画录》),饶璟、汪滋穗等人。他们大半是皖人,且多半是布衣寂寞之士,在方外之中,有僧道悟,字雪庄,画黄山奇峰奇卉。还有半山,宁国人,俗姓徐,善山水,宣池之间,奉为楷模。(见《黄山画苑论略》。)
      弘仁的诗
      弘仁一生勤奋,擅长诗、书、画,有三绝之誉。弘仁卒後,友人们收辑诗七十五首,加以印行,名之曰《画偈》。郑旼曾手录弘仁绝句诗三十三首。黄宾虹先生名之为《偈外诗》,刻入其所着的《渐江大师事迹佚闻》後面。他的诗颇多新意,有的表达了对故国念念不忘的感情。如:
      「偶将笔墨落人间,绮丽亭台乱後删。
      花草吴宫皆不同,独余残汁写锺山。」
      (《偈外诗》)。锺山意指南京,明王弘光被清兵所杀,暗暗思念亡国之痛。有的诗表达了他爱好自然,陶然诗书画的生活,如:
      「我有闲居似辋川,残书几卷了余年。
      王维当日诗中意,尽在前山竹树边。」(《同上》)。
      有的诗表达了僧侣的清苦生涯,如:
      「病中旅沉峭於冰,倦起还开一幅藤。
      瀑布楼边时自煮,三更分得佛前灯。」(《画偈》)。
      有的诗是写黄山的真景。如:
      「坐破苔衣第几重,梦中三十六芙蓉。
      倾来墨汁堪持赠,恍惚难名是某峰。」(《画偈》)。
    弘仁作画,既向古人学习,又向当代人学习,更重要的是向黄山学习。可以说师造化,博采众长,自成一家面目,为新安画派的首领。
      弘仁画向古人学习,影响最深的是元季四大家。尤其是其中的倪云林。弘仁因和溪南的吴伯炎友好。吴氏家藏倪瓒的《幽涧寒松图》、《东罔草堂图》、《汀树遥岑图》、《吴淞山色图》等,都给他以学习的机会,因此对倪瓒表示最高的敬仰。同时他自己也藏有倪画,把它作老师。「疏树寒山淡远咨,明知自不合时宜。迁翁笔墨予家宝,岁岁焚香供作师。」他对倪云林画体会极深,对倪氏的创作方法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说:「传说云林子,恐不尽疏淡。於此悟文心,简繁求一善。」世俗以为倪画多半是疏淡一路,很容易模仿,他以为不然,画意和文心一样,或繁或简,实无所谓难易,只求反映的真实,完美妥善而已。
      弘仁又向当代人孙无修和萧云从等人学习。周亮工《赖古堂集》说:「黄山渐江上人绘事为世所重,然闻上人一水一石,皆脱胎於公(孙公无修)」云。案周亮工,孙无修和弘仁是同时人,孙无修久住南京,熟於画坛掌故。他指出弘仁学孙无修应是确实的。曹寅题弘仁画的《十竹斋图》云:「渐师学画於尺木,而品致回出其上。」尺木就是萧云从,字尺木,号无闷道人,晚又号锺山老人,入清不仕,工画山水人物,他曾画《太平山水图》及《离骚图》,皆刻板行世。尝於采石太白楼画四壁,画泰山、华岳、峨嵋、匡庐,一时题者甚众。他是老画师,但看了弘仁的《黄山图》也十分佩服。弘仁的画受萧云从影响很深。
      弘仁的画向黄山学习。他在《画偈》中诗道:「敢言天地是吾师,万壑千崖独仗藜。梦想富春居士好,并无一段入藩篱。」就是说他的画以天地为师,并富有独创精神。《黄山天都峰》可以说是渐江绘画的代表作,天都峰之险为黄山之冠。渐江用方折直线条,勾出无数大大小小的几何体,组成了天都峰奇绝险峻之势,它正是天都峰的真景。这一画法是他从写生中得来,是他的独创,近处几株古松和山石中一些小松为画面增加了生趣。弘仁用笔稳定,谨严精细持重沉着,一丝不苟。弘仁画面朴素、简洁,几乎没有皱擦和墨的变化,具有强烈的装饰趣味。他的笔触是瘦削、纯静、精细、幽深、峻远的,层峦耸秀,淡远萧疏,颇有余韵。渐江的山水给人最突出的感受乃是「冷」「静」和「远」,在去除一切拖泥带水,纯化到加折线般的线条中,透露出一股寒光冷韵,凛凛逼人,肺腑心胸为之一涤的气氛。有人以为渐江作品中的远、静、冷出於他的画笔而源於他的精神。他远离官场和尘俗世人,乃是他「远」的根源;他不降清求仕,不赶取功名利禄,静静地隐於禅,这是他「静」的根源;生活在异族统治的环境中,恢复既无希望,他的心冷了,这是他「冷」的根源。
      渐江的画代表了真正的山林之士和遗民画的最高水平,在当时享有很高高的声誉,几乎没有第二人能和他并比。周亮工《读画录》:收藏家以无渐江画为「恨事」,江南人家则以有无渐江画定雅俗。他曾写《黄山真景册》五十幅,画黄山名胜五十处,幅幅不同,可说都是从写生中得来。它概括提炼了真景的精神本质,富有生活气息和创造精神,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并开创了一个新安画派,渐江被推为它的开山祖。
      王士祯说:
      「新安画家,宗尚倪、黄,以僧渐江开其先路。」
      程邃说:
      「吾乡画学正脉,以文心开辟,渐江称独步。」
      石涛说:
      「笔墨高秀,自云林之後罕传,渐公得之一变。」
      查士标说:
      「渐公画入武夷而一变,归黄山而益奇。」
      以上诸公都对他从师造化、师古人、师心灵的艺术实践中确立了新安画派的艺术风格,给以高度的评价。

     


    上两条同类文章:

    |关于我们| 国学培训机构|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copyright©2006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6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