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文章
同类文章
  • 香与佛教养生
  • 汉传佛教素食养生的启示
  • 佛教养生歌
  • 一只有思想的鸡
  • 猴子与乌龟
  • 婚嫁不宜杀生
  • 戒杀的重要
  • 蠢动含灵,皆具佛性
  • 静坐须知
  • 中国素食史话
  • 鹦鹉识数还能舍身救主


  • 一只有思想的鸡
    发布时间: 2006/6/30 11:43:16 被阅览数: 1954 次 来源: 中国国学网 --佛教
    文字 〖 〗 

        我是一只鸡。从我啄开蛋壳来到这世界的一开始,就看不出我与别的鸡有什么不同——没见过妈咪,都是浑身的鹅黄色绒毛。 
      但是我又与同伴们不同。我不喜欢与它们一起唧唧喳喳吵吵闹闹,天天议论哪块地儿饲料多,哪块地儿饲料少;哪儿有水,哪儿沙子多。它们整天吃了睡睡了吃。而我总是在思考。我在想我为什么来这儿,来这儿做什么,将来会怎样等等等等。我真想不通我的同伴们与我一样茫茫然不知所以地活着怎么还能嘻嘻哈哈笑的出来。 
      我天天想,想找到答案,为此我变得沉默寡言,性格孤僻。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才对未来有了大致的印象,并且我有了逃跑的欲望。他们说: 
      “唉,现在这鸡都降价啦,可那小山鸡一个劲地长钱却还是供不应求!” 
      “是呀,现在的人都注意自我保健啦,小山鸡吃的是天然“饲料”——虫子,草籽,多有营养啊。” 
      “不然我们再催催这些?五十天,用时间也太长了,多浪费饲料。” 
      “也好,那再多加点激素吧!哎!好了好了,有数一点,太多也不行。这种东西。” 
      “对对,有人说长了癌症的人不能吃鸡,就因为它吧!” 
      “嘘!” 
      开始我还纳闷,我的身份多高贵呀,住着小阁楼,空旷的大院子供我与同伴活动筋骨,散步;而小山鸡生活在山村农家,每天仅靠小虫和草籽填肚皮,跟流浪汉似的,能比我金贵?听到后来我明白了:我吃的饲料里面有那种叫激素的东西,它在催我们快速长大,而这种东西对人类是无益的——所以我当然就便宜了。怪不得才几天工夫,我的漂亮的黄色绒毛不见了,代之以硬邦邦的翅膀,显得那么丑陋。我已经长得够快了而他们竟还嫌慢,还要再加那个什么激素!天呀,我无法想象——我最终的结局将是被人类吃掉呀! 
      我迫不及待地去呼吁所有同伴,要与大家商议逃生的对策。可是没有谁理会我的话,所有的鸡都乐呵呵地抢食那些早加了激素的饲料,且一边戏耍,追逐。我决定不吃,我要绝食。可是才坚持了两顿,就觉得眼发花腿发软,终于在听到一个人说:“咦,看那一只不吃食儿的,无精打采的是不是瘟病,捉出来杀掉。”时,我赶忙强打精神钻进同伴堆里去抢食——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保命再说罢。 
      大约又过了三十多天,有人开车来了带我们了。我撺掇同伴们趁机逃跑,可没有人相信我,还拿怪异的眼神象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仿佛我故意阻拦它们去过更幸福的生活。没有办法,我只好孤注一掷,趁人不注意,我张开翅膀,试图象鸟儿一样飞走,然而没等我真正飞起来(其实我又怎么可能真正飞起来),就被一只有力的人手捉了回来,塞进一个充满腥臭的肮脏的笼子里。那个瞬间我瞥见车上一个写着“现杀活鸡”的挂着几片鸡毛及褐色陈旧鸡血的脏兮兮的牌子。
      同伴们还是兴奋地唧唧咯咯——第一次乘汽车是很得意呀。我也不愿再多说什么了。 
      到了市场口,我们被搬下车。当第一个顾客挑走了我的第一个同伴;当大家眼睁睁看着它被买了我们的杀鸡人麻利地用剪刀豁开喉管,泡进热水,随即捞出扔进脱毛的机器里,一会儿工夫同伴变成了光溜溜的裸鸡;当来挑鸡的顾客渐渐多起来,所有的鸡都闭了嘴巴,有的腿软的趴在那儿浑身哆哆嗦嗦如筛糠一般。我依然沉默。所有的鸡看我的眼神再也不是看另类的眼神了,而是充满了悔恨与绝望的痛楚,这痛楚噬咬着我的心:朋友们啊,最初我们一起努力的话说不定都活了,鸡多力量大呀。现在?唉!
      在无力与命运抗争的时候,我只有坦然去面对那把迟早要迎向我的剪刀。但忽然有一点类似复仇的快感从心里慢慢升起——人啊,你杀了我吧,吃了我,让你的孩子吃我,我体内的“好东西”将让你们悔之莫及,让小孩子肥胖,早熟。哈哈哈哈!我有些开心了。 
      谁也不会想到,有一只鸡在被豁开喉管的瞬间将露出不易被人察觉的笑容,那就是我——那只有思想的——鸡。

     


    上两条同类文章:
  • 佛教养生歌
  • 汉传佛教素食养生的启示

  • |关于我们| 国学培训机构|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copyright©2006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6449